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一章)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三十一章

冯府过了端午,喜兴的气氛随风飘走,一切的一切恢复了原样。如一口大挂钟,依然死板的按着左右摇摆的节律,左一摆,右一摆,报时,不少一分钟,不多一分钟。该报时时就准点报时,钟声不少响一声,也不多响一声,平日里嘀哒,嘀哒,没完没了,单调、乏味。

不过,人毕竟不同于钟,钟是机械的,不会走样,人,虽然照过往常的日子,细小的变化还是曾出不穷的。下人们拿着庄秀天做了谑话引子,嘻笑怒骂的前仰后合中,把空闲打发的实实在在。慢慢的,议论的话题又转到了府里的两位女主人,谁瞧着都在悄悄议论:“哎呀,咱们府上的两个奶奶,瞧瞧,那张脸,二奶奶是越来越黑俏,瘦得没了二两肉,四奶奶整个相反,红红润润,开始发福嘞!这两位奶奶较上劲嘞……”

黑的越发的黑,连眼神也黑暗了。杜文仙天天躲在斋堂里敲她的木鱼,“唉,菩萨见她也该可怜可怜她了。”侍侯杜文仙的丫头小月,坐在炕上剪出一朵牡丹花样。她剪得花样子,花瓣就爱肥肥厚厚,壮实的,和刻刀刻出的萝卜花差不多,心眼和她长相一样,实诚极了。小丫头自己圆墩墩的,腿脚长得莲藕一般,小手是佛指肚,人说有福像。小月举起牡丹样子照着日光瞧,听见传来的木鱼声声,她想到女主人不知怎么了,近来茶不思,饭不想。浮起女主人可怜的身影,她的兴趣减弱了,丢掉手中的花样子,望着剪刀,“唉,菩萨啊,真该可怜她的。”

滋润的越发滋润,连眼皮也好像肿了。“巧儿,你瞧我最近是不是胖了?”马淑贞对着镜子,腰身开始发圆,她惊讶了。

“朴哧”巧儿笑了。“奶奶近来啊,您自己没得想啊?您现在多能吃啊,什么饭啊,菜啊,都说好吃,都说香的。夜宵就您在吃,厨房说这些天老爷那里到不怎么来要,就咱们这儿,差不多天天去叫。大师傅说,过去给奶奶做馄饨,一个碗里搁上十个吃不了,现在馅大了,放二十五个,连汤都不带剩的。嘿嘿,奶奶,您说,您能不胖吗?”巧儿的脸笑成了一朵桃花。

“瞧这丫头,我说一句,你到说了一车的话。这没规矩的。我啊是胖了些,可你啊,小嘴快磨成了刀子,来吧,把我身上的肥肉多割去些,贴到你自己身上吧。”

日子过得飞快,一晃两个月了。月前专门雇来侍侯马淑贞的景妈,迈着小步,噔噔噔地来到了书房。

“吐了,老……爷,吐……了!”景妈颤巍巍的站在院里向房里喊,嗓音带着气喘不匀的抖声。

“啥吐了?”冯焕章因她不懂规矩,不耐烦的问。

“哎呀,有了,太太有了。”景妈仰起一脸慈祥的笑,满脸皱起横条状的褶子。

如雷轰顶!不过这回是喜从天降!冯焕章飞也似的闯进马淑贞的房子,马淑贞正在吐呢,满屋腥秽味,巧儿忙得团团转。看着身形丰腴的女人眼泪鼻涕的狼狈相,冯焕章一下子冷下激情,掏出手帕掩住了自己的鼻和嘴。退出屋来,正碰上后面赶回来的景妈。

“景妈,太太真的有喜啦?”他放下手帕两手来回擦拭着。

“是啊,女人怀了孕,就会吐,就想吃酸的。这不,刚才太太想吃酸黄瓜,刚刚厨房端来,没吃几口就吐了。老爷,”景妈压低了嗓音,有些神秘地说,“吐了有几天啦,我盘算是有了,不敢说啊,怕说岔了误事。现在我瞧,准没跑了,太太准有喜啦。”

“噢,噢,这就好,这就好。要好好照顾太太,千万千万别有个闪失,到时我会重重赏你的。还有,你看是不是赶快把产婆卞老太请来,她可是这一带有名的接产婆。”

“呀,我的老爷,嘿嘿,你们这些男人啊,老爷,这孩子还没形呢,十月怀胎,还有七八个月才能用上产婆,瞧您性急的。”

“哦,哦,我,我这是喜兴糊涂了。”

“我和巧儿会照顾好太太的,您就请等着抱大儿子吧。”

冯焕章哪有心等啊,他现在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

“郑老先生,太太是真的怀上了?”

“焕章啊,咱们是几十年的交情了,我能让你空欢喜一场吗?这两个多月了,脉也摸了,听诊器也听了,你不也听了吗?脉多么有力啊,肯定,一百个跑不了啦,到时别忘了请我喝百日酒。”郑开基捋着没有寸把长的胡须笑哈哈的说,他是满心欢喜,冯府终于有接宗的希望了。

“哎,你知道我的心,真怀上啦,我这颗心可以落地了。不过,要生的不是男孩咋办?要不是男孩,我们老冯家还不空乐一场?”

“噢,这个就难说了,哪就看冯府的造化啦。不过,太太的脉相看,跳搏有力,她们马家又有生男孩的传统,八九不离十啊……”

“不行,得有十成把握才中啊,万一,这万一……”冯焕章提心吊胆,这万一对他来说就是一万,全盘皆输!

马淑贞的肚子鼓现出来,像扣着半只灯笼,不用再犹豫了,有了,没跑了,冯焕章的脸终于现出了会心的笑容。

走到哪儿,都是恭喜声响成一片。无一例外,都是祝贺“抱上儿子”,“传宗接代”,“后继有人”等等的恭维话,他听着,笑着,再三作揖,感谢众亲友的美意。回到府里,府里上下也是老爷长、老爷短要抱儿子的奉承话。他和颜悦色的点头,点头,脸上是不会变化的微笑。只有夜深人静时,冯焕章坐在静心斋里,双手揉着发僵的脸颊,“不生儿子可咋办?”一块心病如眼翳怎么的也打发不去了。还有,他还有一块深藏心底的病灶,怎么了断?他想了很久很久。

这一天,午饭过后,他在静心斋里舒舒服服睡了一觉。醒来,“茶,茶!”他把守在西厢房的庄老大叫了进去。

庄老大进去的时候是唯唯诺诺,一脸顺从的表情,小心奕奕提着刚开的壶吊子。好一会儿,出来时,像遭了马蜂的蜇,跌跌撞撞跑出房门,披头散发冲出院门,一路上两手拍胸,吱哇依呀的吼着。冲进冯府西侧的旁院,东张西望找寻什么东西。旁人躲闪一边,只见他抄起一把扎草的铡刀一头撞进了马厩。

正在给热伏天的马冲洗澡的庄秀天,自己光着上身,浑身汗水淋淋,忙得正欢,见老父亲面色青紫,手挥大刀,张牙舞爪的冲着自己来了,丢下水桶就跑。父子俩人围着马厩、草料堆转起了磨。

开始旁人拥来看热闹,再看觉得势头不对,庄老大是疯狂了,要杀亲生儿子了,咋回事呢?这架式谁上得前拉架?“快去,快去叫门房老蔡,哑吧只听他的!”有人提醒了一句,腿快的一流烟跑走了。

老蔡见到这个场面吓坏了,这可不是好打架,这是要杀人呢,哪能给劝下来?“秀天,快跑,从小西门跑吧!”

有人把西院通外面的门打开了,庄秀天夺路逃走。庄老大大口喘气,跺着脚吼,那声音刺耳的就像两块铁板在干磨。他不依不饶,丢下铡刀,抄起搂草的双叉木锨,尾随着冲出门去。众人们望着父子俩仓皇的背影,七嘴八舌的议论,人人心中揣着天大的疑问:“冯府还从未听说有这种怪事,这是咋回事呢?”

一夜无下文。通报了主人并没有什么动静,只是说:“各人做好自己的那一摊事,庄家父子的事用不着去管,相互间不许胡乱传话。”如此而已。

第二天日头偏西,庄老大一身泥水,像个流浪街头的乞丐,东倒西歪的跌进了府里。

“把他送到庄秀天睡的屋里去吧,谁也不许打扰他。”冯焕章传话给下面。

庄老大病了,烧了三天,嘴里叽哩呱啦,说了三天没人听懂一字的胡话。后来清醒了,恢复了平静,却任人不理,连见到老蔡,一脸茫然,陌生的没有表情。他又回到了静心斋的西厢房,极少出院,只有冯焕章能使动他。

庄秀天呢?没有人知道。开始炮手、下人们还四处打听,打听,慢慢的好奇心消散了,无人再提起了。有几个丫头,痴痴的惦着,想着他的好模样,想着他的好身板。“唉,庄大哥,真可惜了得,他……”几个丫头聚在一起时,偶而还要提到他,心里沉甸甸的。

“他,如今会在那里呢?”巧儿把姐妹的议论告诉马淑贞,快要临盆的马淑贞发出了一声叹息。

“奶奶,你怎么会惦着他呢?”

“我也不知道,其实我才见过他几面?那小伙子模样到是周正,为人也老实。想来,凡是好人,菩萨就让你心里要惦着吧?”

“可是,可是后来听说……他变坏了,变坏了一些个。”

“噢,他怎么变坏了,你说来听听。”

巧儿涨红了脸,把姐妹那阵学舌的东西复述了一些。

“端午节后?……”马淑贞呆了。她的一种思绪被奇奇怪怪的挑动了起来,心灵深处响起一句幽怨的追问:“难道是他?……”马淑贞木然的靠在背塌上,泪水潸潸而出,眼前景象完全糊模一片了……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七十章)

相关

阅读47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九章)

相关

阅读31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八章)

相关

阅读299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七十章)

最热

阅读477

11-0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九章)

最热

阅读31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八章)

最热

阅读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