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七十章)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七十章

谢天谢地,入冬的第一场雪终于来了,纷纷扬扬,琼光凌羽,北国千里蛮荒一片银白,杂色斑驳的世界遮盖了,洁白无瑕。冬意融融,孩子们在院子里推起雪人,跑到街口打雪仗,稚嫩的嗓音打破了雪泽里的寂静,唤起初晨的生气。松软的雪褥上还未压出一条结结实实的雪道,马爬犁一时使不上,性急的人只好驾马车去镇上备年货。

眉石山现在是不能瞧了。往年大雪一下,山峦皆白,树木披上雪挂,草丛幔上雪帘,如仙人境界,如今开山炮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山体被剥离的丑陋不堪,雪山霜林的景致不复存在。残存处雪白耀眼,炸开处岩石裸露黑洞探凹,两者太大的反差,给人极不安生的触动。

煤罐车的轨道已从山下穿过沼泽,穿过万家屯接到了清河岸边。河边在修装卸码头。第一批煤工已进入矿洞打平糟,开出的5个洞槽,像5个独眼妖怪在诱惑着想发财的人。采煤层经剥离后暴露出好大一片,如一幅灰黑色的岩画嵌在山坡上。那上面已装好炸药,一点火,顷刻间煤层就可堆泄下来,就等着开矿典礼的举行。堆煤场地建在山下,已推得平平坦坦,上面铺着石英石子。那石中晶莹物反射出五彩的光泽,谁见了不免啧啧几声。堆煤场的南侧支起了临时高台,明天典礼即在这里举行。

兴奋,因为兴奋,金源荣几乎一夜未合眼。从大舅子靳昌新给他灌输实业振兴家业,屈指一算已近3个年头。从粮食计划搞酒业,没想到搞成了矿业,靳昌新说他是从一个土地主走向实业家的典型。眉石山出了煤,他的名字不仅会在东三省亮了起来,连东瀛日本也颇为关切,报纸要发消息。金源荣没想到,开个煤矿竟会那么轰动,为什么呢?物以稀为贵?他想问,又怕露怯。“比冯府影响大了吧?”他问。他非常现实,赶上超过冯府在世人观念中的影响,那是他的直觉能触摸到的事,格外关注这点。

“哈哈,你啊,事业已经登上一个新的境界,视野却还局限在清河县中心镇,自己还拿金子与黄铜来比。当然,已在进步,已在进步,急不得的。”

靳昌新一番感慨,金源荣报以善意的微笑。他还是在糊涂,心想还是请教靳久祥吧。

他的儿子同根已表示要去矿业学校学采矿。这次寒假特地赶回来见识采矿。将来儿子一毕业,矿上的事由他和大舅子主持,自己该多省心。想想这些,这觉是无论如何没有了睡意。

靳桂芝睡了一个好觉。她梦见无数黑色的宝石发出瑰丽眩目的光焰。她坐在黑宝石镶嵌的高靠背椅中,像女王一样威严地发出一道一道命令,金源荣在长长的阶下向她行着三叩九拜大礼,“咯,咯,咯”梦里她几次笑出了声。第二天一早她讲起自己的梦,让金源荣直翻白眼,“哼,还想当女王?女人的脑子啥作的?”

靳桂芝主动跟着哥哥回来参加丈夫的典礼。她是识大体的,支持丈夫的事业,是她这类知识女性的第一要义。至于自己是否也该出门谋个职业,她哥哥指点说:“不用急,没看那头傻驴已开窍了?人一开窍就好办了。我告诉你,只要搞上实业,那就不是他指挥开矿,而是市场指挥他了,不由得他不转变,这和种地是两回事,其实人家美利坚农业都是工业化了叫农业工人了,哪还像咱们这里,一把锄头,一头牛的,人比土地还死性。到那时,你想在家当太太可能都不行了,他啊,根本顾不过来!”

听到太太梦中的笑声,金源荣侧脸望了一下靳桂芝,睡梦中的脸浮现一种谦和中带出高贵的笑容,他猛然想到了铁花,心被蝎子蜇痛了。唉,毕竟夫妻一场,如今那尸首还在那口箱里,不知风干了还是腐烂了。当初曾是痴心的相爱,为此惹来挂冰甲的家法处置,落下后遗症,一到三九天浑身刺痒。谁能想到,转眼多少年过去,现在竟恩断义绝,落这么个结局,怪谁呢?可是,我是不是做事太绝戾了?毕竟夫妻一场,哪能让她……唉,等我回来再收敛吧……

金源荣又想到了涂中亮,他的脸上漾出报复后残忍的微笑。好,老祖宗啊,你想到吗?你设的眼线恰恰死在你安置的陷阱里!连他也要伸手拿你的财宝,你聪明一世,也没想到吧?如今,你藏到哪儿去了?明天鞭炮一响,锣鼓一敲,眉石山的矿就开采上了,可惜请不到您来看看了。那场面,热闹、威风,县里、镇上头头脑脑全来出席,老祖宗,你那土地能出这个彩吗?

金源荣想到这里,转而又升出一种后悔,他后悔一时不冷静,叫靳久祥去官府报了案。没成想弄巧成拙,县里镇里都认为事关重大,格外认真地追查起来,这当然是看在金府的面上。人没找到,自然根本找不到,要找到,还了得了,一切西洋景全拆穿了。千算万算,万没料到他们卖劲竟出了成果,查出涂中亮十有八九是个胡子。原来,褚家窝棚的粮车在寡妇岗被土匪劫了,为首的就是涂中亮,在老家叫涂四,被他家乡的老乡亲给认出来的。当时押车的褚家老大和车把式后来在中心镇认出了涂中亮,但人家是金府的炮头,只好作哑。现在听到风声,褚家旧事重提,一口咬定金府失踪的涂炮头就是劫粮车的匪首,这下子闲话风转轮回,又转到了金府本身。原来的老话一下子被激活了,人们又在议论金府与独龙王的关系,又对那些钱财感兴趣。涂中亮的事一出,反而添油加了醋,再捎上三太太不干不净的花哨,现在连一县之长花知事见了面也打起了哈哈。正需要人气的时候,自己失策,完全应该把事压住啊。

金源荣暗暗叫苦不迭。恼得是这事是自己报的案,无法用钱叫人家停止调查,这,真是,里外难办了。他完全精神了,不好啊!眉石山开矿对自己来说是冒很大风险的事,对外人,则是惹人眼红的事。没人去计算你事前投进去多少钱,投进去多少钱也没有人疼惜,那才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呢。人家算的是你面上能挣多少钱,开采出多少煤,好像这煤一采出来就地就成金子一样。哎,谁有心思给你去细算,说你发财,谁说谁信,谁信谁就眼红,眼红,背后造些啥话,搞些啥小动作,就防不胜防了。虽说县上,镇上,从县太爷起,大大小小都有打点,县太爷、镇长更是答应了年终分成,但总不能每家来个利益均沾,把所有有能量的人都糊住口。一旦人家串联起来,在这匪字上不依不饶地做上文章,那……金源荣满心欢喜顿时凉了半截。“咯,咯,咯”靳桂芝又笑出了声,金源荣无奈地摇摇头,“女人果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瞧,她高兴的,哪里去想背后有虎……”

矿上的前期工作算顺利的。前天,靳昌新回来顾不上歇息,叫上久祥陪他去矿上转了一圈儿。“好,好,比我想象的还好。瞧你老皱着眉,担什么心,能把前期的事办到这个程度,神仙来办也不过如此。”

金源荣苦笑。他担的心不在矿上,而在人事关系上,这又不便提及,让大家都搅进来反倒添乱。矿上已有几个民工被砸伤、炸伤,好在是伤手伤脚没有恶性的,不过提醒了金源荣,事先根本没去想死人的事,现在看这苗头,热火朝天大干时,想来少不了死人,这抚恤的事咋个办理他还没有数,“种地何来这种事?”

还有他没料到的,工头们很得力,民工们也舍得出力干活,只是万家屯的人仗着地主之利,与外来民工惹起几场小团伙斗殴。中国人真他妈怪,你说他抱团,他又不抱团,说不抱团,他又抱团,这话怎么讲?这东南西北的人聚到眉石山才几天,好嘛,老东北人一伙,老山东人又成一伙,自己就分成了一帮一伙了。更逗的是,新来的,就说山东人吧,嘿,他们自己又分成济南府的,登州府,河北来的,分成河间府的,昌黎府的,不一而足。山东人与河北人打架,泾渭分明,大地区与大地区各抱一团。山东人与山东人打架,你是莱州府的,就莱州一伙。这真是大地区里又按府县分人,再小,甚至村与村的,邻村与邻村的又分着伙,互相之间为一点活计,为一把工具,为一块地点,就会骂,顶牛儿,不行就上手,先单打,再群架,两三个人,十几个人,严重的几十个人,这真把金源荣搞头疼了,真是事先也没料到的。没想到这人离开了土地,更依赖群体,这将来成群结队跟我闹可咋好?还有,这工头也有倾向性。乡里乡亲的,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遇事网开一面,这……靳昌新淡淡一笑,说那叫工人罢工,要事先防范,说日本、德国都有,人家那里还有工会,跟矿主闹事,工头有的就成了带头闹事的。咱们这里可不能让他们长硬了翅膀。哎哟,干活就是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节外生枝的事?这农民退地不干了,这些年倒也出现了,那好办啊,你不爱种,你走人,想种地的有的是。这采煤的不行了,要是懂些技术的人走了,那矿不得停了?这都是没想到的,看来没想到的事还多了。

这不,刚开始清山,万有才领着万姓的人来说,山上的几个祖坟不能破坏了。好在一时半会儿还掘不到那儿,好说。嘿,又提出,放炮炸山能不能劲小些,他们怕把坟震坏了。这怎么办?药放少了,这洞能炸出来吗?金源荣聪明,马上亲自去祭拜万姓先人墓,祈求万姓先祖保一方平安。又派万姓的壮工随技术人员上山剥离山体,打洞凿岩,这样事态暂时算平息了。可是,来日方长,他们的要求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能一一满足吗?满足了,更要炸翅,不满足,给你撂活咋办?金源荣想得头疼了。

“姐夫,起了吗?”

屋外传来靳久祥慌张的喊声。金源荣似乎已经经不起再出意外,抖抖索索半天才披了一件皮袍蹭到门口。原来,一大早门房在二门柱上发现一支飞标,钉着一张纸,上面仍是三个红色×字。这已是第三次了。金源荣费力地拿住这张纸无声地回到屋里。

怎么办?显然老祖宗那儿知道讯了。霍胜是不是出事了?他派久祥送到白石崖的接头信号一直没人去动。会不会霍胜害怕了,还是被老祖宗他们看住了动不了身?不过接头地头没遭破坏,说明霍胜至少没有交待这一点,可他能经受住老祖宗的逼问不把他供出来吗?自己如果被老祖宗讯问,恐怕啥都招了,好么,自己是越走越远,已不能回头了。

想想,他拍拍自己的后脑勺又乐了。这人,你有心害人家,谁是傻子等着你把刀子放在脖梗儿上?好吧,水来土挡,兵来将挡,对台戏既然已经开场,咱们就对着赛。大不了,我把金库的财物拿它一半,来个散财消灾,让你人财两空。你是人人皆知的胡子,政府通缉的大盗,敢直闯我金府吗?涂中亮消失了,花把式老慧告老还乡了,另有几个靠不住的,辞退了,这府里显然没有了眼线,才使用了飞标。……对,飞标的出现,恰恰证明,府里已没有老……独龙王的眼线,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万事皆备,只欠东风。“走,久祥,该走啦,叫师傅们看护好院子。”

金源荣办事格外小心,特地到县里请了原镖局的十几位师傅,由靳久祥安排配合炮手护院,又重金请来大名鼎鼎的原镖头九纹龙随身护驾。

“戴上,这是我给你特地到圣姑庵求来的。”

秀秀把一个精致的护身符戴到了靳久祥的脖上。“不去不行吗?跟老爷太太说一声,他们会同意的。我,我真有些怕呢?”

自从铁花失踪了,秀秀看守小院,两耳清静了,精神松弛了,两颊又现出了桃红的晕。

“三奶奶人丢了,我还是想的。她啊,人并不坏,是自己苦坏了,逼坏了拿我撒气。哎,她啊,常常偷着哭,当奶奶的,日子也过不舒心,到让我们心里不好受。”

“不能待了,老爷喊得急了,我得走了。典礼开完我们就回来。过些天,我跟老爷太太去说,我要娶你,我要带你回旅顺口,让那里的太太小姐们好好瞧瞧,咱这地方的女孩子秀气漂亮,比她们健康。”

“你……”秀秀的脸绯红。“快走吧,我……等……你,快回来啊!”

望着靳久祥的背影,“嗳——把护身符戴好,放在领口里,别忘……”

金府的正门开了,金源荣和靳桂芝坐着一辆马车,靳昌新和同根、靳久祥陪着几位记者坐上另两辆胶轮大车。九纹龙率领几位爱徒,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地护着车队向眉石山进发。等秀秀躲躲闪闪赶到门口,只瞧见远逝的背影。“一路平安啊,快去快回……”她喃喃地祈祷。

金源荣赶到会场,看台下已来了几位嘉宾,他和靳桂芝前去应酬,一边把靳昌新、儿子同根介绍认识,忙忙碌碌,他感到非常疲劳,头脑发沉。糟了,昨夜失眠,现在睡劲儿找上来了,他强打精神,命令自己亢奋起来。

刚把几位先生迎到台上,就瞧见乔镇长带着护卫远远过来了。金源荣跑下台去迎接,乔镇长满脸堆笑,眼神里带出心不在焉的神色。金源荣有些意外,又顾不上细想,谦和地把镇长请上了看台。

台下黑压压的民工,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跺脚、哈气、抽烟,扯闲话,轰轰轰地响成一片,女人们在场外追赶孩子,叫骂声、啼哭声,又成一道风景。金源荣几次起立向远方辽望,不时失望地坐下,心不在焉地应酬别人的问话。

“噢,源荣啊,我忘了,来时花知事电话告诉我,省城有来宾要他去陪,他来不了啦,他要我代他说几句,你看……”

“好,好,乔镇长直接管理我们,能讲一讲那是求之不得。那,咱们就不等了,开会?”

乔镇长异样地微笑了一下,算是答复。金源荣的头脑很乱,一个一个疑问不断闪现,又无暇去细想。他静了静神,脸上摆出僵硬的笑容,迎着寒风,扯开嗓子喊:“乡绅父老们,今天……”一股风钻进嗓子,迫使他猛烈地咳嗽起来。他缩短了原来背好的演说辞,转身邀乔镇长讲话。乔镇长微笑地讲了几句,只提到开矿对推动县镇经济的作用,却没有提到金源荣,连一句赞美的词儿也没有。金源荣在寒气里涨出了汗,不对,不对头啊,花知事前两天盛赞他为县里做了一件有功德的大好事,并说有天大的事也会推开前来助兴,怎么突然缺席,事先招呼也没有打?乔镇长虽说老于世故,可也是满面春风,怎么突然不阴不阳,不冷不热晒我的台呢?他这条老狐狸,闻不到腥臊绝不会把事做绝,此时此种的表现肯定哪儿出了问题,霍胜被当局抓了?

几位原先主动表示要讲话祝贺的乡绅,居然你推我让,僵持十几个回合,挨不过的,勉强上前客套几句,那话音完全变了味。台上的气氛一冷再冷,连靳昌新也感到有什么不对头了。好在几个记者,举着镁光灯,照一张像,灯光一闪,冒出一股烟,台下人纷纷翘首望着看稀奇,相对安静了许多。

金源荣避免场面太难堪,急忙宣布:“清河眉石山煤矿有限公司今日正式开工!”台下两侧顿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耍会幡的队伍、舞狮的队伍相向向台下迎面过来,吸引住不少看热闹的人,两队相聚后,又向新建的山神庙游移而去,人群如流,浩浩荡荡跟了过去。

金源荣起身请乔镇长和乡绅们一齐到山神庙敬香。当他陪着镇长下阶梯时,只觉肩膀被重重一击,脚下一滑,人顺着梯子滑落下去摔在地上。眼尖的人发现他的肩头汩汩流血,已经昏死过去。

人们终于听出爆竹声中夹杂着枪声。有人高喊:“胡子来了!”“独龙王来了!”顿时人群大乱。接着万家屯里建起的工棚多处着火,烟浓浓地升起,人们受了惊吓纷纷往回跑想去抢回自己的用品。“轰!”“轰!”“轰!”爆炸声不是好动静地连成一片,人群惊恐地回头看,矿山开出的掌子面如山崩地倾泻下来,一下子把山下的空场填埋了。“哎呀”声震惊一片,又见五个独眼矿洞,一个连一个在爆炸声中坍塌,人群被震撼,不知所措。喊声、哭声响成一片,典礼成为混乱的演习场。山上又响起钻天猴的尖利啸声,霍胜无法判断金源荣死活,见场面已乱,根本找不到袭击目标,只好命令撤退。

“你去哪儿?”常震东发现霍胜往人群里钻,厉声地问。

“啪”霍胜回首一枪,常震东摇晃两下倒了下去。受惊人群一下淹没了这两个人,霍胜随着人流消逝了。

万有才带着几个万姓兄弟逆着人群往山上跑,土匪早没有了踪影。原来准备点开山炮的工人五花大绑地倒在地上,头脸都是石渣末,成了灰猴。原先挖好的探洞全炸塌了。“奶奶的,这不是夺咱们的饭碗吗?”万有才愤愤地说。

“快进去看看,里面还行不?奶奶的,这些胡子不干人事?咱们老百姓惹谁了,要断咱们的活路!”赵快嘴气喘吁吁爬了上来。“有才兄弟,快去招呼人去,把矿护住了才啥都有了,那些人往回跑啥?还能抢出个啥来,快去喊人上山救矿吧。”

……

金源荣被架到马车上。止住了血,他醒了过来。靳桂芝哭成了泪人。靳昌新嘱咐九纹龙赶快护车往回赶。他见多识广,“一定是哪个大户瞄上了眉石山的煤矿,又与县里镇里做了什么交易,否则决不会这样!源荣,回去以后还要往县里送钱,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咱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回头的余路,否则前期投入全部付之东流了。”

金源荣艰难地点点头,眼角噙着一颗泪珠。他想得更多,更可怕,“不是钱,钱少了他们会张口要的,这些官啥廉耻都没有,不吸足血,绝不会客气。倒是这通土匪的罪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们肯定知道了什么,否则不会是这么个态度。这紧要关头,我可得挺住。这不挨了土匪一抢吗?好,挨打好,这我反倒有话说了,再使上钱……”他昏沉了过去。

“啊,你们看哪……”九纹龙勒住马,挥鞭指向西南方。那天之一角一股浓烟冲天而起,越冒越黑,如一条粗大的乌龙盘旋升入空中。

“金府,是不是金府着火了?”众人惊叫。

金源荣从昏沉中被唤醒。“源荣,咱们的家。”靳桂芝鼓着如桃的肿眼无力地说。

“我的矿山,矿山,老祖宗你……”金源荣呆板无表情的自言自语。靳昌新难过地点点头。

“还什么矿山啊,我的首饰,我的衣服……”靳桂芝愤然大喊,她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歪倒在车上。

“秀秀!”靳久祥悲愤地高喊了一声,夺过车把式的鞭子使命抽马,他乘的车飞也似地向前冲去。

“独龙王!”金源荣激忿地嘶声喊出一句,又昏死了过去。

“你说什么?”靳昌新脸色煞白,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一会儿对面就辨不清方向了。两辆马车孤零零,缓缓地在荒野上前行,向那雪色中略略呈现深灰烟云的方向移动。

雪野茫茫,天地混沌一片。

这一片杂色斑驳的世界披上了洁亮的银装,那么纯白,那么冰冷。

那在蛮荒中开辟出来的道路,早已又埋在厚厚的绵雪中,身后的车辙随即消失,无影无踪。

人在空旷无垠的天地里,好渺小呵……

刮烟泡了,两辆马车在暴风雪中踽行……

大家都在看
李光耀临终前对国际形势的预判,大都应验!
广告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故事梗概

相关

阅读278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八章)

相关

阅读234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三章)

相关

阅读1995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深度分析:美国为什么会成为下一个苏联?
广告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七十章)

最热

阅读415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九章)

最热

阅读189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六章)

最热

阅读167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五章)

最热

阅读173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四章)

最热

阅读17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三章)

最热

阅读175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六十二章)

最热

阅读18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六十一章)

最热

阅读169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六十章)

最热

阅读160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九章)

最热

阅读124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八章)

最热

阅读169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七章)

最热

阅读168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六章)

最热

阅读173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五章)

最热

阅读177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四章)

最热

阅读180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三章)

最热

阅读180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二章)

最热

阅读1324

10-2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一章)

最热

阅读123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章)

最热

阅读177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八章)

最热

阅读136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七章)

最热

阅读123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六章)

最热

阅读125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三章)

最热

阅读136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最热

阅读131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最热

阅读176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一章)

最热

阅读1643

10-1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章)

最热

阅读170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九章)

最热

阅读175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八章)

最热

阅读1722

10-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六章)

最热

阅读169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七章)

最热

阅读117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五章)

最热

阅读182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四章)

最热

阅读1742

09-2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三章)

最热

阅读1801

09-2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二章)

最热

阅读129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九章)

最热

阅读173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一章)

最热

阅读120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章)

最热

阅读115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八章)

最热

阅读129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七章)

最热

阅读128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五章)

最热

阅读184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六章)

最热

阅读127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四章)

最热

阅读1832

09-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三章)

最热

阅读1335

09-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二章)

最热

阅读0

09-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一章)

最热

阅读157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章)

最热

阅读216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九章)

最热

阅读217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八章)

最热

阅读167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七章)

最热

阅读22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六章)

最热

阅读21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五章)

最热

阅读1564

07-0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四章)

最热

阅读2360

06-3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三章)

最热

阅读251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二章)

最热

阅读227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一章)

最热

阅读236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章)

最热

阅读2290

06-2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九章)

最热

阅读191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八章)

最热

阅读2347

06-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七章)

最热

阅读229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六章)

最热

阅读2372

06-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五章)

最热

阅读192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四章)

最热

阅读275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三章)

最热

阅读199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章)

最热

阅读207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一章)

最热

阅读2973

05-3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故事梗概

最热

阅读2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