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陆军事

今日台湾,明日香港,年轻都不是无知的辩词

2017-09-13

2015年,对民进党失望的前主席施明德意欲参选2016“总统”。某日,上了绿媒政论节目,民进党年轻世代的台北市议员当众质疑施明德主张的“台湾和解”,是否呼应马英九的“和解团结”?以及,施提出的“大一中架构”,是否代表向中国统派靠拢?

老台独施明德闻言拍桌而怒曰:“好大的胆子!不用功,无知,妳怎么可以扣我帽子?”,“年轻不是无知的辩词!!”。

图片来源:作者收集,下同

近日,港独又为自己大造新闻,走的也是台独的老路,将比较容易被煽动的青年推在最前线,张牙舞爪地高喊民主自由,挑战香港社会向来自豪的“法治”。

港独原不关台湾人什么事,但他们在香港碰壁,所以流窜入台与台独合流,在街头树起“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标语。再者,港中大上演的“港独”戏码,也引起轩然大波,校园成为政治纷争的前线。港独青年呛内地生为“支那人”,俨然是台独青年的口气,那就不得不讲了。

学生运动如何影响台湾而成为今日的局面,也值得香港参考。这次谈谈27年前的“野百合运动”,以及学生是否适合参与社会运动。

青年野百合

如果回头探究,学生运动对台湾政治的影响,负面多于正面,无论运动本质看起来多么纯洁,最终都会卷入权力的漩涡,理念为政客所操弄,参与学生成为政客。法国哲学家福柯(MichelFoucault)认为,知识的建构来自权力关系,讲白话,我们所认知的“知识”,为背后的权力所支配。而学生运动恰恰展现了这种对应关系。

1990年,正是自由民主浪潮如日中天的时候,台湾掀起了一场“野百合”学生运动,要求人民参政权、民主改革时间表,废除旧的宪政秩序,瓦解旧的政治权力结构。在网络、手机都还未普及的那个年代,大学生们口耳相传出一场社会运动,为期六天,近6000名学生参与,后来这些学子被称为“学运世代”。

“野百合”运动的背景,正值李登辉与两蒋时代权贵的政争,势力尚微的民进党与国民党新生代也逐渐崭露头角。虽然当时社会弥漫破旧布新的暗潮,但旧有权力秩序仍然强大。世上许多案例显示,新旧权力的交替期,青年学子总是第一线的冲锋者,因为他们是未来的社会精英,现在的改革诉求,就是日后他们想要的生存环境。

毫无意外地,当时正愁在党内实力不够的李登辉,充分利用了这次的学生运动,以及党内与学生相呼应的年轻世代(如赵少康),加上在野的民进党,展开清除旧势力的斗争,以巩固,扩张自己的权力。

隔年,苏联解体,从大陆来台的国民党籍“国大代表”们也被赶走,外在的形势助长了岛内民主化声势,李登辉继续下一阶段对党内高层的斗争,台独势力也在民主化的掩护下滋长。国民党内的新生代,随着这股新浪潮与党内旧势力站在对立面,特别是那些受党内栽培,送去美国深造,把美式民主价值带回台湾从政的精英。

1992年,福山发表“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一书,宣告民主已取得最后胜利。1994年,因原本选举“总统”的单位“国大代表”废除,岛内高唱“总统直选”,最后连反对直选的新生代马英九都屈服于从众压力,1996年第一次举办“总统”直选。四年后,则实现了第一次政党轮替。

90年代,自由民主如同从阿尔卑斯山运来的清新空气,弥漫于岛内,以往不能说的话,现在能说了,以往不能做的事,想在能做了。小蒋时期的经济红利还在,岛民现在有钱,有自由,有民主,保守的旧势力则节节败退。

因为看似一切都往美好的西方价值追赶,所以民众浑没注意那些藏在香甜空气后面的牛鬼蛇神,正以与过往完全相同的“权力运作”方法,绑架岛民的脑袋。

故而,今日台湾的样貌,某种程度可以说是野百合世代催生的产物。

中年野百合

学运世代后来纷纷从政,扁朝权倾一时的“童子军”——马永成、罗文嘉、现任台中市长林佳龙、由绿转蓝的郑丽文、现任桃园市长郑文灿、“绿委”郭正亮、绿营打手段宜康等等族繁不及备载。这些人里面,有多少人成为匍匐于权力之下的政客,打着民主的旗帜反民主,也是个有趣的探究主题。

每个人都自我标榜是民主的功臣,李登辉、学运世代、当时国民党内的青年精英、台独分子,这批人星罗棋布于政治、媒体、学院、民间团体、法院系统等领域,以“民主台湾主体”的意识形态霸权,支配着台湾社会。

在此权力下,几乎一切旧有的,都没有“知识”上的合理性,包含一中“宪法”、统一理念、委任选举、中华民族认同、中国历史记忆、汉语,还有你知道的,文言文。

这个世代的相关人等,纷纷消费野百合运动,成为新的既得利益者,在高涨的民主呼声下,他们绝无能力与意愿,从这30年来台湾沉沦的事实中,坦承真正的病灶就是西式民主制度,因为这个世代,也是病灶本身。

中年的野百合,视自由民主为安身立命的归宿,所以永远说不清楚民主与民粹的标准尺度,也不愿承认两者其实乃一体之两面,让西式民主制度在台湾成为不可碰触的知识权力,不可辩论的真理,影响所及,当然有效地缩减了两岸统一的可能性。

再者,“自由”也吞咽了法治,所谓的公民自由,可以挑战法律,公然向执法者威吓叫嚣,甚至聚众占领“公署”,最终还以“公民不服从”之理由获判无罪,执法者反而有罪。更不用说,那些造谣与恶意污蔑的言论,都被“立场”模糊了是非,又为法院所纵容了。

当然也有学运世代终于察觉到不对,自由民主没有当初他们想象的那么崇高,但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即便发出了反省的呼声,也被无视,或旋即遭到压制。

上一页 下一页

杜特尔特又给中国惊喜,这次他在南海要这么干
相关阅读2597
三百年一个轮回,美国已经到了这个档口
相关阅读2300
中国第三艘航母开建疑似分段首次曝光
相关阅读2286
中美合作,伟大斗争浇灌出来的果实
相关阅读2092
这国撕毁248亿大单:中国向其索赔810万
最热阅读19861
陨石突击中国湖北:美卫星看后忧心忡忡
最热阅读7035
中国如此赚取千亿吨石油:竟让美国叹服
最热阅读4970

中国千架无人机扑向大海:美国航母急撤
最热阅读4607
中国外长在特殊时期到邻国“千里救急”
最热阅读3563
中国隐忍十年终出手 痛失2万亿白宫震怒
最热阅读4538
中国开建超级天网 美国摸索几十年没成功
最热阅读3190
惊!西方主流媒体头版突然集体刮起一阵中国风暴
最热阅读4157
韩国又一位总统被查,为啥反华都没好下场
最热阅读331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