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一章)

曹革成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二十一章

那天晚上,李熙路用蒙药迷住巧姐,炕单一裹推进了小院。把巧姐放在炕褥上,穆英红三下五除二,匆匆解开巧姐的衣服,又松了她的裤带。“快来帮忙,跟死人一样,沉死了。”两人七手八脚脱光巧姐衣裤,一个少女的胴体赤裸裸地展现在这两口子眼下。

“呸,你这个老流氓,瞧瞧,眼都勾直了,好啊,你有这口福你来尝啊,闻骚吧,闻骚也没你的份!”穆英红猛然瞧见自己男人死盯着那白净的女人醋意大发,边骂边把男人推出了门外,回身赶紧把巧姐塞到被子里。看见冯天雄瞪着两只通红的牛眼,她屏住呼吸悄悄退出门外,见老爷的架式,真怕把自己按在炕上。带上门,连唾了几口,“作孽!”刚舒一口气,想起李熙路刚才腥臊的眼神,一股醋火喷上来,“噔噔噔”,迈开大脚,扭着屁股去厢房找男人算账去了。

“那娘们醋劲真大,跟我吵,让我扇了一个大嘴巴,三天没消肿。瞧,现在手掌心还是红的呢!”。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开场,嘿嘿,真难为二弟了。那俏丫头,哪个男人能不动心?只是,这美人心够狠的了,可惜,没福消受……”冯天雄忍不住打开记忆的门窗,那一幕一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冯天雄撩开被子,嘴巴大张,惊愕得合不拢。躺着的是人?人会有这般美丽?画上的,戏文里的美人多了,亲眼所见,什么笔绘,什么说词都黯然失色,他呆住了。

巧姐安祥地睡在那里,略带一丝痛苦。鼻孔里半掩着两朵棉花,散着淡淡的药味。嘴微张,露出贝壳珠光色的牙齿。散乱的头发像垫着一堆黑丝绒。珠鼻黛眼小巧玲珑,鸭蛋脸真到了加一分嫌长,去一分嫌短的地步。冯天雄忘了时间地点,喉节在快速上下移动,眼神滞缓地向下移动,细细扫瞄这个如天外送来的尤物。

从头到脚瞄目一遍,他伸出细长的五指,拂着古筝一般从上到下的摩摸。皮肤如青瓷细腻光滑,想起崔喜玲,像咽下一只蛤蟆,感到那是无法描述的糙皮。一遍下来,巧姐雪白如玉的胴体开始映出桃红,他禁不住伸长鼻子紧贴带着体香的肌肤,嗅着闻着,如醉如痴。嗅完,他喘了一阵气。全身血脉通畅,口水如泉,伏下身去,吐出那条殷红厚长的舌头,猫舔鱼肉的上下来回搓舔,巧姐身上如红梅斑斑,娇艳无比。面对一个毫无反应的睡美人,冯天雄不知下面该做什么了。和他睡觉的女人,除了崔喜玲执拗,一副粗壮不会伸屈的肉匣外,其他人会像鳗似的缠扭在他身上,会搞出无数的花样,喘着,哼着,乐不可支。而对死一般无声息的美人,刚才激起的潮忽得退了下去,美色没有鲜活来带动,就如观赏一幅画!他想着,心平静了,兴头没有了,顺手把女人鼻孔里两朵棉花甩到墙角脱衣睡下。

冯天雄一闭眼睛,巧姐活灵活鲜的出现了,一睁眼睛,只有月光照着黑黑的屋子,到处泛着冰冷的光点。他把巧姐的头搂到怀里,抓起巧姐一只没有知觉的凉手,摩摸起自己的身体。不知过了多少时辰,他感觉那个肉体有了活气,把头靠在女人的鼻孔,听见均匀的呼吸。巧姐的身子越来越热,借着月光,他再一次端祥那张开始红润的脸,野芍药的香气摄住了魂魄。粗壮的身躯压住玲珑的肉体,还未完全苏醒的女人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冯天雄把散着杏仁味的唇压下去,顺着发出音响的方向,紧紧含住了女人小巧的嘴唇……

巧姐呆傻了。几天里直怔怔盯住一个物品,一个方向,不会移动。用手抬起她的头,她就看着冯天雄,石雕一样不转眼珠。哄着,端着任凭摆布,她只半裸的靠在描着金花的炕柜前,两只手来回搓着那根又红又长的辫绳。半夜,正做春梦的冯天雄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勉强睁开眼,模糊中闪出白色的身影。挥起手一扫,一个冰凉的肉体骑坐在他的身上。一惊,使出蛮力,把白影沉重地推倒在一侧,他的脖上正紧套那根红色的辫绳。点亮灯,披头散发的巧姐冲着他媚媚的傻笑。“嘿嘿,嘿嘿,占海哥,我给你捆谷子,我捆得紧呢,我有劲呢,占海哥……”

“妈的!”恶从胆边生,冯天雄疯狂地骑在巧姐身上,两只手揉面一般揉着娇嫩的肉体。当他恢复了理智,失去了对她任何的兴趣。

看到如花似玉的俏美人变成呆傻如痴,李熙路心疼了好几天。这是事后了,当时他也疼了心,一转脑,“好,马占海,咱们谁也别得到!干脆把事做绝,一了百了。”当天晚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卖给了人贩子,拿到了一迭新钞。巧姐从此消失了踪迹。

看着冯天雄脸上浮起的愠怒,“又想她啦?”李熙路试探地问。

冯天雄挪动一下身子,猛猛吐出一口白烟,浓浓的喷向半空,又袅袅的化散,“瞧,跟这烟气一样,还没来得及细细瞧瞧,就消散的没有踪影了,只留下一股清香惹人恋着。”

“哎,老实说真委屈了巧姑娘,一朵百里选一的好花,让大哥三下子给萎枯了。”

“嘿,哪是我啊?说句实话,我还真有心娶来做小,谁想,她没哪个福分!”

“算了,只要没让姓马的臭小子占上便宜,咋做都值!”

“听说让姓马的跑了?二弟,这些天让护院的提起精神,谁知姓马的疯狂起来会干出啥事?”

“放心,我早吩咐了。大哥,西院那个妹子怎样,你不是相中了吗?”李熙路又把话扯回来,原来祝慧莲求着他了。

和冯府相关的几件事,祝慧莲多多少少听到了。看看上上下下府里人的眼神,再傻的人也感觉到气氛的压抑。只有那几只喜鹊不知趣,几天里,攀着府里的高枝,“呱呱呱”叫个不停,让与事无关的人暗地里白添了几分打趣的笑料。“这当儿怎么好去提婚事呢?”祝慧莲一心着急的只是这个。其他的,小院门一关,管他烧房掉杈,自有人去抵挡。

眼看自己惹出的事早已无人还有心去嘀咕,在炕上呆不住了。她走出房门到了院里,转了两天,又从院里转出了冯府,雇上驴车直奔县里的石塔寺。完成一套烧香磕头的仪式,她不敢再去抽佛签,转身出寺,找到一个合婚的摊子。

那老先生看着冯天雄和巧姐的生辰八字,掐算了半天,嘴里“咦”“咦”说了几次,祝慧莲的心要跳出了胸外。那人沉默了一会儿说:“老太太,这两人的八字怪得很,男方的命好,女方的命也好,可是一合就成了凶煞,互相硬是不能迁就那么一点,成了相妨相克之婚,哎,实在可惜。”

祝慧莲生硬的一笑,从衣襟里掏出几块大洋,沉默地放在摊上。老先生怪怪地笑了一声,“老太太,伤天害理的事咱不能干。”

“去,合婚的多着呢,谁知你说得准不准。”祝慧莲赌气地抓起钱,扭着身子找到一个长相年轻的摊子,先把钱放上,细声细语笑着说:“我那闺女生的时辰记不确了,当时外出看戏,赶不及回家,反正是一大早的光景生的。”那人看着两张红纸上写的生辰年月日时,掐算一番,郑重地说:“老太太,千万记切了,你闺女要是子时生的,和那男的就是龙凤配,要是寅时,就会妨夫败家,万万不能成婚。”

“知道,知道,你们那个什么‘龙逢兔儿云端去,从来白马怕青牛’。什么‘青兔黄狗古来有,黑鼠黄牛两兴旺’。这些嗑我也会说上几句呢。”

祝慧莲乐颠颠拿着合婚贴子,心想:“没想到这小子也算得真认真。我还得找人把常玉的生辰八字改改,一定要和冯天雄配得天衣无缝才好。”

回到西院,坐在葡萄藤下,她又转动起脑筋。这阵子崔喜玲一脸灰气,慵懒提不起精神,见着自己躲闪其辞,不提常玉的事,莫不是又反悔,想拖着啦?这种事找她毕竟不牢靠,常玉再老实巴交,后宫争宠,怎么也是吃酸拈醋的事,看来李二管事那儿还需去活动活动。冯天雄跟他铁,何不托他探探口风?

急着要找李熙路,专等崔喜玲睡午晌时,“钱妈,我去冯家大奶奶那儿坐坐,一会儿回来。”一连几天在西院前的夹墙子路上等着。

“婶娘,这热日头,您老就这么晒着?”

“哦,是李二管事啊,瞧我这眼神,还以为是天雄那。”

“哎呀,您老别这么叫,叫我熙路吧,叫二管事多生分啊,连老爷您都叫名呢。”

“好,就叫熙路。那老爷我从小看他长大的,叫名叫惯了,人老了难改了。”

“您这是……”

“我也没啥事,本想到大奶奶那儿坐坐说说话,一天到晚闷着。哎,熙路,老爷子的周年,亏了你啊,办得那个场面,大婶我没见过几回。老爷子有你帮着天雄,他也安心了。”

“哟,瞧婶娘夸我,熙路还不是靠老爷、婶娘的照顾。”说着已有些不烦耐,东张西望想开溜了。

“呀,我说熙路,婶娘有件事可要怨你!”祝慧莲话语一变,态度庄严起来。

“哦?”李熙路心一沉,竖起了耳朵。

“我说熙路啊,不是婶娘说你,你们哥俩儿好,这府里上下都明细,可你怎么不替他着急呢?二十五六的人了还没抱上儿子……”

“婶娘,这你可委屈我了,……”他突然变小了嗓音,“我劝他不知多少回了。有些事咱们外人不便插嘴,叫那位太太听了不高兴,让他们夫妻间伤和气,您说对不?”

嘿,这小油子,把球踢到我这儿来了。祝慧莲翻了几下白眼,装着糊涂,含混了眼睛里那条冰线。“哟,熙路还跟我这老婆子转腰子呢,天雄跟我说过,多亏你从中帮忙,常玉的事……”她说到这里拖着腔,试探李熙路的态度,谁料李熙路一脸茫然的微笑,正津津有味要听下文呢。这天杀的,怪不得冯天雄被他迷得言听计从,真是年纪不大,城府可深,这狐狸窝里蹦出来的。祝慧莲心里骂着,脸上涌起了笑意,只是那条冰线越发透心的冷漠。

“熙路啊,婶娘人老了,说话直来直去。这事啊,我跟太太也提过,她不但不反对,还约我商量呢。天雄也表态想娶常玉。我急呢是急这门亲事赶快订下来,我们也好有个准备。这回婶娘可是又求着你了,也不让你为难,就是多在天雄耳边吹吹风,让他常惦着这个事,早点给我个准日子,我这做妈的心也就落地了。”说完,从怀里取出龙凤贴子,“给天雄拿去看看。老太爷活着时,就把他的生辰八字写给了我。哎,我这也是顺了老爷子的那份心意,谁叫我们孤儿寡母的……”祝慧莲呜咽了,抽出帕子,轻轻擦拭眼角,人一下子衰弱许多。

自从见到巧姐,李熙路就把常玉与巧姐放在一起比较。他觉得常玉比巧姐还胜一筹。巧姐美,却是粗茶淡饭喂大的。手指再尖细,也躲不开烧柴作饭,洗衣缝裤地干粗活。常玉不同了,那才是真正的娇,真正的嫩,一掐一股水,真是长在深闺里,世上几人知。不过,这到应了婶娘的话,玻璃瓶里长大的苗,放出去还不玩完?也只有嫁给冯天雄算是两全其美。再说常玉得宠了,婶娘更撑腰。这个老妇人绝不是省油的,我顺水人情作好了,她能不应合我?这冯府里我的地位,哼……

其实不用李熙路在一旁点拨,冯天雄已早生此意。尤其经历巧姐的事,他更想念常玉,那可是巧姐之上的美人胎。一想到那夜嗅闻巧姐的感受,更是迫不及待。“你嫂子要不咀醋,我看合不合婚没啥关系,老人不说可以撞婚吗?再说又不是头一遭娶老婆。不过,既然这张贴子上说‘行嫁大利四、十月,小利五、冬月’,那就上了秋办事。再说,我早撂下话,常玉虽说是二房,她娘儿俩不同别人,简单点可礼数不能少。我看媒人就不用请了,其他请婶娘安排,定好几时下定,几时迎娶。把婚礼搞大点,圆了她娘儿俩的面子就中。”

祝慧莲得到这讯,喜上眉梢,“定礼吗,咱不提,看天雄自己了。日子吗,当然是秋后为好。哪一天吗,我去石塔寺再验定,他们比圣姑庵灵验……”

崔喜玲听到这讯,蛾眉倒拧,这是什么时候?还想娶小?冲喜啊?这诺大的冯府这些个月何曾消停了?一件事接一件事,说,哪件事是让人高点兴,笑得起来的?我看都是要娶常玉招来的!这男人真是包,准又是李熙路一旁撺搭的,这个断子绝孙的,不得好死!

她心里咬牙切齿的诅咒着,脸上却平静如水,淡淡一笑,“好,娶回那妹子,省得房里冷清。冲着婶娘那么慈善的好人,我们姐儿俩也会好好相处的。不过,婶娘的来历你不想查了?你不是怀疑她吗?你爹可是让把常玉嫁出去的。”

“嘿,你又来了,娶常玉可是你也同意的。我爸也就那么一说,人老有时说一些糊涂话哪能都当真?婶娘么,我也没说不查,这不上了秋才办事吗?再说我是娶常玉,她妈要有啥事,跟常玉也无关么,是不是?”

“哼,谁知有关还是没有关,这话还是放到查清了再说吧。人还没娶呢,瞧这些日子里里外外乱的,真说不准……”

“行啦,行啦,你说破天,这常玉我是娶定了,你……”

俩人在屋里你一句我一句,唇枪舌剑。夜幕里几只蝙蝠的影在自由自在地飞翔,时而亢奋发出“吱吱”的叫声。下人们躲在自己的屋里,竖着耳朵,时而对传来的“吱吱”声低着嗓门咒骂两句。明天冯府的角落里准会有仨俩下人低声的议论,时而兴奋时而津津有味。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七章)

相关

阅读9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六章)

相关

阅读9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六章)

相关

阅读74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九章)

最热

阅读6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章)

最热

阅读49

2小时前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八章)

最热

阅读86

10-1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七章)

最热

阅读5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六章)

最热

阅读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五章)

最热

阅读4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最热

阅读8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三章)

最热

阅读59

10-1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最热

阅读8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一章)

最热

阅读75

10-1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章)

最热

阅读11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九章)

最热

阅读9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八章)

最热

阅读118

10-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七章)

最热

阅读99

10-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六章)

最热

阅读9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五章)

最热

阅读27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四章)

最热

阅读16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三章)

最热

阅读18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二章)

最热

阅读185

09-2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一章)

最热

阅读193

09-2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章)

最热

阅读15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九章)

最热

阅读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