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九章)

曹革成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十九章

两人谈累了,各自仰身打起小盹,心猿意马找寻自己的相好去了。

“咚”、“咚”、“咚”,静心斋的院门突然惊天动地的山响。夜深人静时,气氛顿时骸人心脾,两人惊得全身发软,互相对视着不说话。好一会儿,冯天雄醒过腔,怒声地喊:“谁在外面,敲哪门子丧!把老子的魂差点儿敲飞了。”

李熙路腾的被弹起来,几步飞到院门,用力一抽栓,拉开一扇门就要发作。借着门房老贾提的那只摇晃不停的直筒灯笼,看清是镇里看房的崔老汉抖抖地跟在后面,心里诧异十分。

崔老汉一身泥土,臭汗四溢,神色慌乱,一脸花白胡茬儿如无数小虫满脸乱爬。“你怎么来了?”李熙路狐疑地发问。

“咚!”崔老汉跪到地上,“二管事,不好啦,……实在不是我的罪过……”

听着语无伦次的话,李熙路急的直翻白眼。冯天雄已赶过来,“咋地啦,舌头叫老鸹叼走啦,到底要说个什么?”

“老爷,大事不……好了,那房……院……被……人给,给……烧……了,东西,东西全……给全给……抢啦……”

“啊!”两眼一黑,冯天雄坐到了门坎上。那个院是花了多少心血布置起来的,莫非巧姐的阴魂找上门了?几个人把冯天雄扶起,“快扶进屋歇歇,让老崔把事说说清楚。”李熙路吩咐。“备马,备马!”冯天雄僵硬地立站在那儿,两眼直愣愣地向前看。

中心镇是座老城。当地的房子多用土坯垒起,只在房檐处用些木料,房顶用草和泥苫顶。讲究的用青瓦。像米商芦家用砖瓦砌成的二层楼房出现时,亮了全镇人的眼睛,人称“芦家楼”。这些年,好些买卖家比着赛的盖起公寓房,小镇平庸无奇的天际线终于出现参差不齐的曲折。

一条僻静的小巷里,深入其中的小宅院檐顶塌架,四壁熏黑。残垣断壁在月光下活像鬼屋。巷口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镇管所的人被惊动,通知了县里马巡警队,鼓点般的马蹄声一路由远而来,震醒了沿街入睡的居民。一传十,十传百,等到冯天雄出现时,秘密已传遍了角落。

“那是冯府的一座宅院?从没听说过的……”

“上个月了吧?这院里有姑娘的哭声哩……”

“这老冯家,真是走背字,流年不利啊……”

再小声的议论,冯天雄也听进了几耳朵,这场合怎么发作?越嚷嚷,事就越糟,就越称了那些嚼舌头根子的心。他提醒着自己要冷静,沉着。等走近宅院,瞧着一片狼藉,他的嘴要歪到耳朵根下去了。

“全他妈烧了干净!龟儿子,你也特狠毒了。把你冯大爷的面子全扫了,龟儿子,有种你站出来,跟我枪对枪,刀对刀的比试,你烧我房算个啥雄!”

李熙路贴近耳根嘀咕几句,他沉静了。“会是谁干的呢?万家屯的马占海?二弟说万家屯人干的,到有理由,可屋里东西抢劫一空,他们在屯里还待的住吗?哪一溜胡子干的?看着像,但我没与谁结怨啊。莫非两下里勾着搞的。可他们怎么知道我这儿有房?看来这崔老汉用的是苦肉计不成?好,我就成全你们!”

他开始找寻李熙路。看见李熙路从烧黑的西院屋出来,刚要招呼,又想不对,这崔老汉对他们在这院里做的事都多少知情。巧姐在院里乱跑,也让他撞见过。把老俩口送到官府,不是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只好喊来李熙路嘱咐给救火的乡丁和马巡警队每人赏钱,先让他们回去。对崔老汉老俩口没责备一句,反而安慰一番。老俩口千恩万谢,老泪纵横,送冯天雄这些人出来,望着他们去李二管事家安歇,才转身掩好门回自己小屋睡去了。

凌晨,惦着看热闹的人又蹭过来找新鲜,一瞧,傻了。看院的小屋不知什么时候坍了,老俩口在睡梦中见了阎王。事后镇上传说这宅院闹鬼,害得周围无人敢走夜路,一条三五家的小巷从此荒芜,成了黄鼠狼出没的去处。

冯天雄这边竭力不愿事态搞大。惊动了官府又不能没有交代让人起疑,于是就让李熙路编套瞎话,说是很可能万家屯有人因杨巧姐失踪忌恨冯府,与不知哪路的胡子勾结,烧房劫财。他们知道官府对付老百姓有一套,对付胡子,那就是瞎猫碰死耗子的本事了。这样,说有事主,抓不到,官府盯紧万家屯的人到省了自己的心。

果然这事实际上是放下了,不过县里警务队表示要到万家屯抓马占海等人过堂供笔录。双方都明白,万家屯不拿出钱是不会放人的。老城中心镇的人又兴奋起来。冯府密宅,神秘大火,巧姐失踪,周年祭出彩,一件一件都那么诡秘蹊跷。茶楼饭馆,戏园庙会,货场商摊,看哪,那那会聚着三五人,十来人议论纷纷,津津有味。现在人们瞪大眼睛等着破案抓人,新闻一天飞出几十条。就在人人的脑海里还映着冯家那小宅院的火光时,西土岗那棵神树又掉了树杈。

人们的嘴唇哆嗦了。“怪……了,那树……杈掉……得得……怪了。”

“哦,怎么个怪?”人在向传消息的人聚来。

“这回掉……的是东……南方……方向的……”

“那是大大贵人的征兆啊,过去是死皇上的呀……”

“是这么回事,可是掉……掉是掉了,可……”

“呀,这人,嘴巴塞到娘们裤裆里啦,说话没个爽快劲,乍地?……”

“没掉……掉下来,卡……卡在树杈上,搭拉着呢……”

“啊……”

人们转而身子打颤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从记忆里,还没有听说掉树杈不砸到地上,挂在半空的!骚动了,人群散了,跑的跑,走的走,躲的躲。散了沙的人,像草原上的马群漫在了去西土岗的路上。

“躲啥,窝囊!”女人骂着自己的男人,抱起孩子冲出家门。

“你疯啦,这是去哪儿?”胆小的男人硬气的追问。

“西土岗!窝囊球!”

被老婆骂成窝囊的男人站在大门口,望着三五婆娘们迈着小脚,亮出兴奋的大脸盘,心动了,尾随着向西土岗涌去……

远远传来“卡哧、卡哧”的巨响。旱热的风吹散了女人的发髻,吹开了男人的衣襟,吹红了每一个的脸。肃穆的脸,崇敬的脸,虔诚的脸中夹杂惶恐的脸,呆滞的脸和孩子兴奋的脸,好奇的脸。

远处,耸立的神树,哗啦啦的枝叶声响中,传出“卡哧、卡哧、卡哧”一声,一声,沉重、平稳,有节奏的磨擦发出空洞的巨响。掉下半截的树杈,巨人一样长条形悬在粗大的树干上,在风中慢慢来回摇摆。“卡哧,卡哧,卡哧”一声,一声,震荡众人的心灵,击打众人的胸腔。众人不由自由地齐齐跪下。“哇!”响起孩子稚嫩的哭声,很快被捂闷住。苍天上飞来无数麻雀乌鸦,绕着神树飞旋,“呱呱”声和“哇哇”声伴着“卡哧、卡哧”的合唱,人们慌乱了,这算什么征兆呢?

突然,远处又跪来一个人,大口呼气跪在人群最后。一会儿,肃穆虔诚的脸浮起尴尬的神色,一条令人一时琢磨不透滋味的消息从每个人的背上传过:万家屯那个大闹冯老太爷周年祭的老地媒李升死了!

“卡哧”,“卡哧”,“卡哧”,巨响依旧,震撼荒野,巨人般的树杈,卡在半空,滞重地来回摆动。天爷,它就无止境的这么悠下去吗?人们失神地望去,一脸的茫然。

月夜里,通往万家屯的那条泥土路,一出镇,就藏到青纱帐里,鳗鱼似的曲着腰身,向前无止境的伸展。晴了十几天,路面隆起的车辙一条一条交错如沟沿。凸起的部分石头般坚硬,上面满是一个个凹陷的脚印、蹄印,硬成了石臼。白天走路两脚拉着秧歌生累得腰疼,摸着黑走,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艰难百倍。

万有才和赵快嘴扶住李升老人几乎是爬着的前行。到屯里已是三更时分,屯里的狗嗅到熟悉的气味,懒得吠上一声。只有各自推开院门发出的“吱扭”声传出去,打破了夜的寂静。

李升借着凄凉的月光摸到炕上,全身散了骨架。不知趴过多少时辰,老寒腿的巨烈疼痛折磨醒了他。挣扎地下地,向陈旧的碗橱摸去。昏睡中满脸泪花,湿透了前襟。捧出一瓦罐老白干,又到腌菜缸翻出几个酱瓜,一瘸一瘸地回到炕上,寂寞无语的独饮。

一丝月光胆大的透过窗纸的破缝,鲜亮地照在西墙。挂着的古腰刀上,那刀把上惟一的拇指大半透明红玉石熠熠放光,刺疼了老汉的眼。李升把腰驼下,大口喝着酒,嚼着酱瓜,那声响清脆有致,煽动着人的情绪,一会儿老汉有些喘了。

月光无声的移过红玉石照在镶着一圈黄铜的刀鞘上,阴冷的寒光凛然不侵,刺疼了老人的心。“这些狗娘养的,不把老子当人待,骂我,打我,押着我,那么多的人一旁看热闹,谁也不搭个茬儿。我六十的人了,当年当地媒,哪家深宅大院没进去过了?哪家八仙桌前没坐过?哪张红头地契的大买卖少了我李升的名字?老了,老了,丢这么大的脸,把一辈子的名声都赔了进去,我……”老泪流干换成了呻吟。

“运劫劫运事,命苦苦命人”。这是十三岁时算命人给他的十个字,不想一一灵验了。刚有了儿子死了老婆,刚刚盼到儿子成家立业,儿子却撒手走了,留下个遗腹子。“难道我李升一生真的是克妻克子,命硬运短吗?老天,为何这么对待我!”哎,天无绝人之路,总算修来一个好儿媳。换别的人早守不住寡改嫁了,苏彩莲却是孝顺,念着李升孤老爷子,进了冯府当了缝洗的女佣,使他们爷孙方能度日。

想到孙女小翠,李升才想起回来还没见着呢,这几天小孙女咋过来的?他急了,望着里屋黑黑的,他的心跳到了嗓门。

“吱扭”,外面院门响了,听得出是儿媳苏彩莲轻声蹑脚的步声,“呀,这妇道人家乍就一个人走黑道回来了?莫不是出事了?”老人酒醒了一半,手脚硬是无力抬动。从炕桌下小箩筐里摸出火石火绒,打着点着了油盏。姆指大小的灯火里闪进苏彩莲的身影。

苏彩莲走的气喘吁吁,一手摩着胸口,一手举着小包袱挡着灯亮,“爹,到家啦……”站在那儿低眉顺眼地问候。李升摆出了公爹的谱,盘腿坐着,正色的问:“媳妇回来啦,乍这个时辰还回来,黑灯瞎火的,你一个妇道人就敢走?要遇见歹人那……”话不好再说下去,咕嘟喝了一口酒。

“听说爹和有才大叔都回来了,不放心回来看看。”苏彩莲平复了柔声细语的回话。

“唉,难为你那么孝顺,我不碍事的。你明早就赶回去吧,别叫冯府给辞了活。哦,快进屋看看小翠,这几天也不知谁在照顾她哩。”又一口酒下了肚,人打起晃,两眼开始散了神气。

突然他注意到儿媳的影子还直立在原地,“咋还不去看看……”又一口酒下了肚。他听到了女人的抽泣声。“咋啦?咋啦?”心如乱麻的李升,颤巍巍地举高灯盏,往苏彩莲照去。

苏彩莲两步过来,仓皇中滑落的臂挽的包袱。跪在炕前凄苦地说:“爹,我……我对不住你儿子……”

李升被这突然的举动着实一惊,手一松菜油灯盏跌落炕桌上,火苗乱抖,仿佛也受了惊吓,两个人影在屋里四壁上高低大小的变幻莫测。完了,完了,李升心里塞满了石头。他以为儿媳怨他在冯府丢了脸,干不下去了,回来必是提改嫁的事哩。这是早晚的事,是他一块心病,没想到此时此刻提了出来。他镇静多了,心胸开阔的讲出了符合长辈身份的话语:

“闺女,你起来,你说吧,爹经得住!你早该走了,为了我这个命不济的老头子,你吃了不少的苦。爹不拦你,爹该谢你才是。……”借着酒劲,他挣扎着要下炕来。

苏彩莲再也忍不住委屈伏地痛哭,“爹啊……您把我看成什么人啦,我嫁到李家就是……李家的人……死……也不……会走……的呀……”抽泣一会儿,起身看见李升一条腿已着了地,猛地扑上去抱住老人的腿,泪哗哗地流了,湿了李升的裤脚。“媳妇,你这……是……”李升实在糊涂了,头脑不清楚被酒精浸润的,他用一只手使劲拍自己的脑勺,想清醒一些。

“爹!爹,李二管事……他不是……个东西,他不是个东西……畜牲,他是……畜牲!爹……爹……他坏了……坏……了……”

“咋?咋……”李升的嗓音变得铁硬,敲后脑勺的手放下,痉挛抖动,酒盅在手边不停的移步,他因握不住酒盅激忿了,“说,他坏啥啦……”

苏彩莲的脸在颤微的灯光下涨成了红尖椒,汗珠映着油光,样子可怖。“李二管事他……他是坏了……”她的声音突然小了,仿佛吞没在这间沉静的土坯间的缝隙里,“坏了……我的……我的身子……才放的……放了你们……才……”

“小兔崽子!”一声恶吼劈开了茅屋,酒盅飞起,朝苏彩莲跪的黑暗砸去。当,碎碴溅起,划破了苏彩莲的额头,血洇了出来。她羞愧地把脸埋在两膝间,殷红的血无声地渗入地面,浸黑成斑斑点点。

李升老人的血沸腾了,他高傲地抬起头,目光飞钉射向墙上挂的那把腰刀。那是祖上传下惟一的宝物,儿子就是为这把刀被日本浪人打死。刀,此刻刀鞘包裹的皮革呜响了,召唤它的主人,那颗假红宝石也发出妖艳无比的光芒,戏弄主人的眼目。该动了,动手吧!撞他,把他撞倒在地是做对了,但是不够,为什么不用脚跺他,跺、跺、碾啊,让他成一堆肉酱就对了,我还是胆小了!一辈子就是看人家眼色,一辈子讨人家的欢心,谁看过我的眼色!谁讨过我的欢心?我咋就不能堂堂正正做一回人!儿子啊,爹不如你,你能为一把刀豁出了性命!爹还怨你,爹冤枉了你!爹活着像一条狗,东家串,西家串,人家只不过拿我当一条狗啊!嘿,我这一辈子,嘿!他发泄了一腔子压抑心中的块垒,释放了激怒的火焰,他感到周身冰凉。心火突地熄弱,颓然坐下,仰起了枯灰呆痴的脸。好一会儿,木然地喃喃了两句:“媳妇,千万别让外人知道。”

苏彩莲已哭成泪人,听到这句话羞愧地抬起头,恳切地望着李升。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三章)

相关

阅读18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九章)

相关

阅读17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相关

阅读82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九章)

最热

阅读67

2小时前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章)

最热

阅读4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八章)

最热

阅读8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七章)

最热

阅读56

10-1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六章)

最热

阅读7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五章)

最热

阅读4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最热

阅读89

10-1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三章)

最热

阅读5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最热

阅读82

10-1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一章)

最热

阅读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章)

最热

阅读110

10-1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九章)

最热

阅读95

10-1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八章)

最热

阅读11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七章)

最热

阅读9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六章)

最热

阅读9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五章)

最热

阅读27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四章)

最热

阅读16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三章)

最热

阅读18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二章)

最热

阅读18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一章)

最热

阅读193

09-2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章)

最热

阅读15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九章)

最热

阅读177

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