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三章)

曹革成

第三章

就在神树颓然倒折小山样枝干时,几十里外的冯府一片静悄。偶尔传来几声梆子,那是巡夜的人在雨中制造的响动。

关外有句人人熟知的老话:“虎死不倒架。”如今冯府虽说破旧,规模依然是往年的气派,整个建筑还是仿京城官宦人家修建的。红松木的正门,起着圆脊,覆盖黑瓦,俗称“滚脊门楼”。由于前清中过进士,大门上方挂有满尘的匾额,题着“青云初步”四个大字。落款还是咸丰朝的,透着一股子文气。门前两旁竖立着双斗旗杆,一瞧也知是进士府第,举人家只能用单斗。旗杆早已开裂,涂上的红漆,剥落的斑斑驳驳,远瞧如患上红斑大疮。白日里,站在门前空场,就数这儿扎眼。

四周垣墙是黏泥打制的土坯垒起,外包了一层厚厚的白膏浆。环墙四角各建有炮台。惟有这四座青砖修固的炮台是新修的,溢出一番邪味的生机。兵荒马乱的年月,胡子闹得比蝗虫瞎蠓还凶,雇炮手保院子,是最时兴的。冯家毕竟是饿瘦的骆驼,还有个几千垧地,人瞧着不惹眼也闹眼,余威尚存么。

若能走进很少开启的两扇一掌厚的松木正门,迎面挡着一座青翠斑驳的琉璃影壁。吻兽起脊,壁面砖雕,镌着万年青和长青藤的图案。奇特的是影壁左上角有一对立体雕凿的陶釉葫芦,淡米黄的釉色,雨后经阳光一照,飘逸得如同真货,谁路过影壁,先注视到的就是它们。

绕过影壁是个大院,宽敞安谧。迎面有三间开的堂屋,一般会客宴请多在这里进行。堂屋后穿出小抱厦进入花园。围着花园东西两侧,分隔几个小庭院,都是冯府男女主人的住房。花园东北角有座冷僻的小院,那里过去是干什么的,无人知晓,后来是冯焕章晚年静心养身地,取名“静心斋”,如今成了冯天雄最喜欢呆的地方。隔园相对的西北角,圈有一个小庭院,长年住着一对母女。据说是冯老太爷拜把兄弟的妻女,究竟是怎么回事,别人谁也说不透。老太爷在世时,常去小院看望她们。这一去世,小院更冷寂许多,只有老佣钱妈一天进出几次办个杂事。

正院东侧是一条窄长的狭院,依次排列几幢青瓦厢房,平时为库房,留出几间做客房。东南角有一排平房,是管事、账房办事的地方。西侧隔一道高矗的泥砖墙外是个独立的大场院。冯府的下人、年造住在场院一侧土坯草房里。靠外侧有马厩、猪圈、狗舍、鸡窝、牛棚,另有铁匠炉、木工房、机织房等,很是热闹。场院东墙圈起一个小院落,是冯府的丫环、女佣的住处,有小门与正院相通。院落靠场院的三面土墙上爬满了荆棘,以防不轨的事发生。

春雨时大时小,梆子敲了三下。那漫着沉沉湿气的“静心斋”里仍有灯亮。冯天雄和他贴心的二管事李熙路,对面靠在软包长条木椅上,懒洋洋地抽着旱烟,还津津有味的聊着天呢。

这套小院是冯家祖上在发达后翻修扩建冯府前就存在的,完全是风水先生测定圈中的位置。现在紧紧巴巴挤下窄窄的三开间北房和东西两间不大的厢房。院墙竟是用一码的青砖从地面砌到房檐高,打开厚重的小木门,也有一堵琉璃影墙遮挡的严严实实。花园里长着一棵当地罕见的文冠果树。每年上树摘果的人,只能看见静心斋的北房顶覆的是绿色的琉璃瓦。

围绕这座小院,外面传着一个神奇血腥的故事。据说冯府院里这座青砖小院,是专门招河间府上来的木工、瓦匠们盖起来的。盖好后,由冯府的家丁送出去,从此再不见一个人影。后来,东山的猎户在一座勾崖看见几个带泥瓦家什的男尸。这风传出来,冯府就有人去了东山,那几具男尸不说没了踪影,连猎户也消失了。官府那儿不见丁点动静,肯定是使了不少银子。这些话有根没根,没人追究,反正代代相传,说得有鼻子有眼,不由得外人不信。

“大哥,西土岗那神蟒显身的事,你信不?”二管事李熙路突然地插进一句。这些天神树下出了大脚印闹得中心镇里里外外纷纷扬扬,香火一下子旺过了正月里的庙会。

“咳,信也是天意,不信也是天意。这神树是咱冯家的照运物,由不得人不信吧?虽说进入民国,反啥封建迷信,我看天意终不可违。神树上神蟒显身,到是封住了不少人的嚼舌根子,冯府的人望一下子高多了,这有啥不好!”冯天雄含糊地应答,脑海中浮现自己少时以来做过的手脚。

“就是,冯府是几百年的望族,谁没个走高俯低的时候……”李熙路侧起身,把压在身下的黑色绸褂往后掖了一下,又给冯天雄换了一锅烟,冲着炕桌上一盏精致的黄铜西洋小油灯抽着了递过去,他便转换了话题,“听说金源荣又要卖地了。”

“哦?”冯天雄仰脖正美美地吸进一口金黄烟丝燃烧后散起的喷香烟气,二管事的消息让他着实吃惊,气管一痉挛,那口烟卡在咽喉,不堪热辣味的刺激,引起一阵大咳,烟气散乱地从他口中喷出,呛出了眼泪。

“大哥,瞧把你惊得,金府卖地又不头一遭了,你怎还这感到意外?”

“这抽的是啥疯?”冯天雄好一会恢复了常态,不屑地发出疑问。

“听说这回是要送同根那小子去天津卫念书,费用自然少不了的。”

“卖地送儿子去那远念书?真他妈发家快,败家也快。同根那小崽子在县里不是上了高等学堂了吗?这小子,学点‘五族共和’、‘瀛海环球’,就连我这舅舅都不正眼瞧一把子。起码的诗书五经都不懂,学个溜够也不知书达理,这算哪门子的学问,识得哪门子的礼!”冯天雄越说越激愤,往后捶捶靠枕,好像蒲绒垫起的枕头也硌了他的背。

李熙路脸上露出赞同的笑意,心里却泛起一股酸浆:“土老冒,见过啥!识书达理?你也配讲?”

“哎,熙路,想啥呢怔了神?”冯天雄望着半天不变化的笑脸,不耐烦地用烟杆子往对方眼前晃了两晃。

“噢,大哥,你一说四书五经的,我也没赶上,心里掰拆着《春秋》、《左传》,说不全囫呢。”李熙路愧意地说,掩饰了发僵的神态。

“得,大哥刚才的话不受听了,我那载学得是私塾,你们赶上新学。这些年孔夫子那套更不兴了,可这忠孝二字到啥时也得讲吧?”

李熙路点点头,滋滋有味地喷出刚吸的一口烟,岔开了话题。

“按理说,金府金源荣手上不该缺钱花,谁不知他是吞了老胡子独龙王的钱财发的家?这才几个年头,怎么就落到卖地过日子的道上?我寻思,他莫不是在唬弄人玩的。”

“咳!”冯天雄一扬左手,仿佛要打散扑在脸前的团团蓝烟,又欠欠身子说:“他能把独龙王斗败,占了人家的钱财,说明这人肚里尽花花肠子,不是咱这号人参得透的。当初,我家老太爷硬把我堂姐送去做续房,就说他精明不呆,将来会有个前程,难免两虎相争,不如两家做成亲家的好。不想堂姐嫁过去给他生了同根兄妹就死了。其实,细细想来,他也就是盖院子那载突然冒个尖,惹得眼窝子浅的议论纷纷,后来还整出个啥动静来了?说他与独龙王怎地,这些年也没瞧独龙王来拔过他的窖(攻占家院),那传说的事八成是个谎信。亏我爹那样精道的人,也没算住他。”

冯天雄说得燥热起来,用举着烟杆的右肘支着躺凳,半侧起身,左手一个一个解开对襟的纽襻。按他的身份,别人都是长袍马褂的装束,惟冯府这位少主人,偏爱穿十三太保对襟衫,下着一条织着金钱花纹的灯笼裤,脚蹬一双趟口鞋,活是拳师的装扮。

这身打扮别说李熙路当年看着新鲜,也曾招来冯焕章一肚子的闷气。小时,冯天雄虎头虎脑,浓眉珠眼,人见人爱。可三岁知老,慢慢冯府上下瞧出这孩子喜动不喜静。诗不背,故事不听,五岁后胯下拖着竹杆在府里疯跑,一天不见他有个说累嫌烦的时候。实在无聊了,抡起竹杆拍花打树,捅丫环的辫子、老妈子的发髻作乐,成了人见人厌的小霸王。冯焕章气的跺脚骂脏话,那位冯府第三房的女主人马淑贞只会在屋里偷偷抹泪。

后来乡试无望,断了科举的路,花钱买了个武秀才。这些在冯焕章眼中,自然是提不起扫脸面的事。一想到冯府的文运要败在天雄手里,心被蝎子蜇了似的痛。文不行走武吧,给冯天雄找了县里有名的武术师。谁料武举还没开考,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清廷下令明年废科举,办学校。那年政局动荡,秋试也无心举办,考生惶惶不安。实行了一千三百年的科举仕途就在自己眼前泯灭了。冯焕章是怀着矛盾心理看待这个大变动的。虽说摇头摆出世风不可测的哀叹,心里却缓了好一把火:“冯家的丑总算体面的遮过去了。否则县城内外几家旺族,惟有自己的儿子弃文取武,这脸面实在无处搁。”冯天雄则乐不可支。长在这文才武运的冯府,他没有禀承多少祖传的气质。外人都猜疑,冯老爷文肩雅背,生个儿子怎么彪眉龙眼,人是英气勃发,就是没有老子的脸影身形。

李熙路见他安安稳稳的吐出几口浓烟,火气消下来,又拿话激他:

“大哥,我看你是用心思了。你说,金府不知逗什么咳嗽,听说这回是想卖那块羊脂田,就是挨着苏金山的那块。当年那是一方上上地,有几百垧地。苏金山买荒买得早,得了三十几垧,其他的都让金府捞走了,让咱们冯府吃了一个瘪。去年老太爷过世,外面就风传,说咱们要买苏家的那块羊脂好田……”

“是啊,咱们啥时要买?那几十垧地算个屁!”一片火激起来,飞上冯天雄粗糙的脸颊。

李熙路心里偷偷一乐,垂下眼睑,把狡黠的目光深藏其中继续说:

“就是,几十垧地算个啥,还与金府打个照面,一地犯两虎。当时我就跟大哥说要提防老管事赵二鬼,我看莫非是他在打苏家那地的主意。你看,虽没抓住他啥把柄,但当时你追问这事,那风声立马消停没人传了吧?还不是敲山震虎,二鬼麻爪收敛了。”

冯天雄的思路未被岔开,仍转在金源荣卖地上,没有接对方的话题。他闭目凝神,嘴里说:

“金源荣如果真要卖这一大块上上地,那他可只剩万家屯东南那片山坡地了。虽说也有二三百垧,可哪儿算啥地?根本不见他种,放那儿长草。为啥要卖好地留孬地,冲他这个明白人,不该干这种傻事,咋寻思咋闹不明白!”

“大哥,我看这里面准有花里胡哨,没准还是赵二鬼在里面掺合呢!……”李熙路认准了时机,硬往冯天雄心中伤痛的溃疡面洒盐。

“嘿,老弟,别的先不提,冲你这个上心劲儿,大哥就甭提有多高兴。”

冯天雄完全顺着自己的思路循行着。老爹没了,他成了一家之主好不威风。威风是威风了,这威靠什么维持能长久的竖起来呢?他少了根主心骨。偌大的家业突然面对,觉得是突然被人推到一盘棋前,面对行家里手摆下的棋面,他一时想不好如何去走这下一步的棋道。这种时候,他反而想念父亲大人了。有老太爷在多好啊,得空就傻玩疯乐,啥正经的心也不用操。听到李熙路分析产业表现出的关心,他一腔子的喜兴气。他就盼着二管事早点熟悉了自家的产业行市,快点顶替下赵星这个人称“赵二鬼”的大管事。

听说金源荣要卖羊脂田,他那重振冯府雄风的热度升高了。“我看,明儿个还是叫赵星去探探,金家想卖多少钱?急着脱手,说不定咱们沾上便宜顺手抱上个大金娃娃。”

“金家那块地贱不了,那是块上上田,少说每垧要卖到五十块大洋。赵星前几天不放风说咱们府上钱紧吗?”李熙路恰到好处地,又给赵星紧了一扣。

“咳,我也就是揣着这么个主意,中不中还得走着瞧。现在要紧的……咳,熙路,我看莫不如你出马先去探个明白,看看金家卖地究竟是啥理由。真是缺钱花了,咱们可以杀价,那鬼花活要搞啥名堂,咱也别上套……”

“是哩,是哩!”李熙路无心地应承着。他见对方根本不按他的话意走,两行粗眉搭到了眼前。

冯天雄仰望天窗,那里被烟和灯火的影描画出的种种动态的图案,思绪又飞扬起来,滔滔不绝地说着:

“金府那块羊脂好田,谁见谁不眼馋?说不好,连新上任的县太爷还打他的主意呢。不过这年头是个乱世,民国成立了,东北乱了套。听说哈尔滨又是老毛子,又是东洋小鬼,还有什么张军阀、李军阀的,真是不知有了今天,还有没有明天。再说啦,哪有一出手就是几百垧的上上地,缺钱也不至于伤那狠了?再说,他要那许多现钱干啥用?是不是?要这么看么,金府卖地,许是探探别人的财力,好勾结胡子打劫也不一定哩,这么着,咱又真得小着心,别鱼吃不着,搞一手腥臊那才犯不上呢……”

话说了一堆,完全是一个囫囵圈,又回到了原地,看来又不想买地了。李熙路苦笑着,他太知道冯天雄的脾气了,只是点点头,边给冯天雄换上一锅烟。自己又美美的抽了一口,有点紧崩的脸自然开朗些了,不料冯天雄接上了他的话题。

“我说老二,赵星那儿你得多留几个心眼。我爹活着,对他知根知底,他不敢起刺,如今是你我当这个家,他肯定不买账。还有他那个小子,咱们苏家屯的地都由他管着种收,保不齐哪一天给咱们种一年草,他们拍拍腚走人,咱哥俩不傻了眼。再说其他庄户头要学他们样,那可哭天喊地也晚了。我早想了,上了秋收了粮,就把赵文龙先辞了。到明年你要能接上手,咱就叫赵星那老家伙卷铺盖走人。这父子俩把着冯家的田产,实在叫人睡不香甜……”

冯天雄说到这儿,起身用手捶实了靠枕,蹙着双眉,显得很不舒服。

“大哥,您这可得把心放下……”

李熙路望着冯天雄心神无主的举动,知道他的怕烦劲又上来了,急忙给他下定心丸吃:

“大哥的难处就是小弟我的难处。老太爷置下的家业如今都是大哥一人的,谁也甭眼红……”

“也有你一份,熙路,这份家业保住了,大哥不会亏你的……”

“大哥,您看得起我这老弟,老弟给您保定了这个驾。赵二鬼想来个移花接木,撬大哥的家业,这种天打五雷轰的缺德事,别说他敢干,就是他敢想,大哥,咱不玩他个五马分尸,我的李字就倒着写。这事,老弟给你盯着,有啥动静甭想逃过我李熙路的火眼金睛。那赵文龙更是土豹子上大梁,唱不出大戏来。再说西土岗的神树还保佑着大哥,怕个啥?”

“行,熙路,有你这份忠心,大哥我还急啥?我算没看走眼,认了你这个兄弟。你放心去干,那二鬼敢起屁,由我给你镇着。熙路,我想起来了,你啥时把弟妹接进府来,我拨个西院房子给你们,有事也便当商量,你看……”

李熙路浮起一脸怪笑,挤眉弄眼地怪着调说:

“不劳驾大哥了,还是在镇上留个眼线好。我住那儿,南来北往的动静,有个风吹草动都能知道。平时要晚了,我就住这儿,来去自由,给大哥办事也方便啊……我那位母夜叉要和嫂子牵起手来,那咱俩只有个干吃肚头喽……”

“你这小子,敢说你嫂子的坏话!要叫她听到,又该跪墙根啦……”

说到这儿,冯天雄扑哧笑出了声,带出一口大黄烟,冲向房梁又飘散开来。李熙路先是一怔,随即脸微微一红,抽出烟嘴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两人笑得眼泪流了出来,全然没有理会外面四更的梆子声。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四章)

相关

阅读18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五章)

相关

阅读18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八章)

相关

阅读81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九章)

最热

阅读51

25分钟前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八章)

最热

阅读81

06-17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七章)

最热

阅读132

06-1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六章)

最热

阅读22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五章)

最热

阅读18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四章)

最热

阅读18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三章)

最热

阅读32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章)

最热

阅读234

06-0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一章)

最热

阅读42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故事梗概

最热

阅读450

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