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章)

曹革成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二十章

“传出去让人笑话,砢碜啊!”李升痛苦地摇摇头,两行老泪从花白的眉毛下刷地流下来。

苏彩莲明白了,为了家里的一老一小,她只有忍辱活下去。猛然想起翠儿,“爹,翠儿呢?”“里屋吧?快去看看。”苏彩莲磕了三个响头,挣扎站起来冲进里屋。摸着熟睡的孩子,咬住被角呜咽不停。

如针刺的听着里屋淅沥哭声,李升眼前晃动无数影像,冯焕章的、冯天雄的,花知事的、邢老爷的,等等,一会儿满屋里都幻化出李熙路狰狞的笑脸,像画片东贴一张,西贴一张。分明故意在惹他的暴怒,这张消失了,那张又出现了,铺天盖地,没有穷尽。老汉一拳砸在桌上,“妈了巴子,老子还没老……我瞧你笑……笑……笑……”他端立酒坛咕咕地把酒喝个精光。他盘坐在炕上,面朝腰刀坐着。灯盏下,那熠熠的光芒里闪出另外一番天地。他入神地看着,他决心去了,进入那红色的新的天地,他知道他该去了,刻不容缓的呀……

清晨,鸡叫头遍,苏彩莲醒了,发现自己是趴在翠儿边上。想起包裕还在外屋地上,起身走到门帘边,小声说:“爹,我该回去了。”没有动静。撩起帘一望,外屋空空荡荡没有人影,刀鞘空挂在墙上,屋门开着。她心一紧,奔出灶间,奔出院子,“爹!爹……”她一脚高一脚低的喊着出了院门,在小土路上寻着。

晨光熹微,爽风送着薄雾,团团绕绕把村庄裹得静谧怡人。空气里含着甜味,让人贪婪的吸着。苏彩莲没有这种感觉。村里村外的静,可怕,含着不祥。她的胸脯支撑不住呼吸,张大了嘴在喘,那空气分明是苦的,带着毒,头一阵一阵旋晕。跌跌怆怆走近土地庙,远处趴着一个人。她哭了,嘴里“爹,爹”的喊,脚软成了泥。夜夜失眠的马占海听到喊声,一路追来。只见李升老汉躺在血泊中。显然是走夜路,磕绊摔倒,头撞在了庙前的石墩上。腰刀甩出去几尺远,倨傲无声地插在草丛里。呜呜地晨风已在哭泣,苏彩莲跪在了远处垂落双肩。

李升的死讯随晨风传遍万家屯家家户户。男女老少激忿了相约着聚到河神庙前。孩子们受了感染,个个小脸沉重,蹑手蹑脚散在枣林里,探望大人们的动静。妇女们张望自己的孩子,在场地外枣树旁三五成杂堆,议论。尖利的嗓音,有时引起汉子们诧异的目光,那嗓音立刻低沉下去,叽叽喳喳,无比热烈。一只苍鹰平剪翅膀在高空盘旋。一圈,一圈,不动声色,威严地划过河神庙,缓缓的,有力的,沉默的一圈又一圈绕着人们头顶上空滑翔,汇聚了孩子好奇的目光。

下面的人们在争论,老的说完,少的说,有稳重的,有激烈的,有暴怒的,争论的面红而赤,骂声时时响起。“告他,告他这个杂种!”终于大家统一了看法,把李升老人的丧事办了就去县里写状子告李熙路!两条人命都是他作的孽!告!

李升没有了儿子,身边只有儿媳和小翠儿,谁来披麻戴孝摔盆送终?万有才和赵快嘴征求长辈的意见,商定先从李姓中找人,不管怎么说,同姓人五百年前同一个祖宗么。

“不行哎,我家上有老人,不妥吧……”

“我看,还是找李合勤吧,他爹不是前年没了吗?”

“实在不是我,我娘不行,她说她怎么对俺爹去说,替人家……顶孝不妥……”

“我……”

屯里有数的几家李姓,上有老人的,出来顺孝认为不吉利,品行出格的又不合适,“那就上外屯找,到镇上,到县里都行,只要姓李,年纪轻轻的就行,掏点钱没有找不到的。”马瘸子嘱咐万有才和赵快嘴。

总算找到一位叫李星智的小伙子,家中老人去世一年,自己单身过,没牵没挂。架不住赵快嘴几句动心肠的话,小伙子一冲动痛快答应了。

李升躺在门板上,放置在炕前的地中央,嘴里含着一个铜板。为着穷,有钱人那是含银元或者珠宝好到阴间享福。一只手指缝里插着鞭子,一只手里塞着窝头,这叫“打狗包子”,为驱赶去阴间路上的野狗用的。为怕死人炸尸,用红绳捆绑住两臂和双足,俗称“绊脚丝”。李星智进屋冲着老人双膝跪下,叩了三个响头,起身进里屋换上白麻布的衣帽裤鞋,腰间扛着一条长长的白腰带。

小翠儿雪人般一身素白,帽额上缀着一朵红绒球,右脚腕系着一个红绒球。紧紧地依在也是一身素白的母亲苏彩莲身傍,两只乌亮的眼珠一会儿看看熟睡不动的爷爷,一会儿又张望四周黑白两色的变化,又惊又怕。

李星智凑进老人,李升脸色铁青,僵硬的肌肉绘出愤怒的表情,他轻叹了一声,小心蒙上黑布,把一个灵魂压在了下面。一床半新的白色炕单覆盖全身,显出的轮廓那么瘦小,根本不像那位曾经谈笑风生,为他人精明了大半辈子的县里第一地媒。

李升是凶死,要去镇上报官办下验尸证明,找顶丧的人又耽搁了时间,丧事要挤在一天办完,弄得手忙脚乱。门口立起了长杆,挂上“岁数”。蒙上白单后,在老人头前燃起一盏小油灯,边上放置一个盂盒,高粱米饭里插上三根木筷,每根上端裹着一团新棉花。这是图个什么讲,谁也说不清了,反正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老规矩。马福财坐在凳上用嘴指挥众人。好在李星智一年前刚办过丧事,数不清的陈规旧习多少记得,省了马瘸子不少力气。

里面一切利落后,李星智脚踏大门门槛,用木勺叩着门楣,高声向外叫喊:“李升往西方大路走!”边呼三遍,祝告灵魂西向天国而行。“指冥路”后,又请马占海提着一壶浆水和灯笼,带着几个人去村边土地庙“报庙”。马占海来到小庙,把粥壶放在庙前,跪着焚香烧纸钱,请土地神把李升的灵魂带走,不要成为荒魂野鬼在村内外作祟。

等马占海他们赶回来,一口红漆柳木棺正停放院中,屋里传出一片哭声。万有才在棺里撒上高粱和七个小制钱,压上一床小薄棉被。这时,李星智抬着李升头一侧的门板倒退出来。装入棺后,星智和苏彩莲、小翠儿跪下磕头,众人一一前来视棺,最后合棺,在“躲钉”声中,钉进几颗七寸的大钉子。

苏彩莲已哭成泪人一般。心上不能愈合的伤口作痛,一腔委屈羞于启齿,现在又说给谁听去?死,死不成,活,自觉有愧,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死的却是公爹,又没有自己的男人在场。哎,哭轻了,人家会说不懂孝道,哭重了,人家又该说不懂礼数。究竟该哭到什么个程度,只有天知道。她抑制着自己,搂紧女儿哭成了一团。一对孤儿寡母的可怜引来众人同惜的目光和眼泪,“哎,啥天道!”

出殡的时刻到了。马占海在院门口高举丈二长鞭,向空中甩出尖利的啸声,李星智举起瓦盆朝门槛一磕,当啷一声摔成两半,如一声令下,一院里顿时哭声大作。伴着哀切的哭声,棺材被四个精壮的小伙抬起,在白布幡的指引下,人群向村西的坟地移动。唢呐声声,时而高昂尖锐像芒针刺向上天,让苍鹰抖了一个机灵,时而沉婉哀痛,像地蔓缠绕每个人的脚,脚底滞滞地难以起步。

“占海,占海!”在乐声低旋中,马占海听到有人在呼唤他。向外张望,原来村里出名的二流子廉大白话躲在村口木牌楼旁挤眉弄眼的在招手。

“干啥!巧姐有消息啦?”马占海知道他这些天又去镇里胡混,也许带来巧姐的音讯,不情愿地走出队伍。

“没,没巧姐的……”

“哪你又想白话个啥?也不瞧瞧是啥时候!”

“哎,你别走啊!有大事啦,西土岗上的神树又掉杈了,人家说咱们屯里有大富贵的人,就是李……李老爷子……”

“玩你妈的勺子!什么他妈的神树,看我哪天不把它劈了的!我叫它还神不神,唬弄多少人了,神树!你去死吧!你咋不死?让你娘高兴,高兴,生的是富贵种!”

“嘿,占海哥,你别骂……骂人啊……我……”

“咋,骂你,我还想揍你呢?”占海挥了一下钵大的拳头晃了两晃。“呸,呸”唾了两口吐沫,用大脚使劲一碾,不解气地转身向人群前头的仪仗跑去。

送葬队伍前面的仪仗走过小桥,沿着高粱帐子向西走,突然后面的队伍大乱,棺材落在了桥上堵住了通道。白衣队伍里夹进了黑色衣帽的凶神,原来县步巡队的人在李熙路的指点下赶来抓人了。万有才,赵快嘴,杨逢春几个不由分说被捆绑,李熙路跷着脚往乱了套的人堆里寻找。

“马占海!马占海在河那边!快追,别让这小子跑了。”李熙路心里最大的愿望是抓马占海,步巡队的兵丁挤到桥上,谁能让他们过去。这群狼急了,用枪把砸人,桥上扭打一片混乱,马占海向着李熙路从容地做了一个鬼脸,转身消失在青纱帐里。

“他妈跑了,快,笨蛋,抓他爹,快抓他爹!”气急败坏的李熙路忘了自己矜持的身份,斗鸡一样乱钻。送丧队伍里哭死人的,哭活人的乱成了一锅粥,只有那口红漆棺材沉默无语的占据了桥身的大部分。

锁呐又吹响了,高昂、尖利,没有一个低旋的音调,人们怔住了,疯了,吹锁呐的人疯了吧?怎么改吹《花得胜》?送葬怎改成迎亲啦?

在天上杀风打旋的鹰,破坏了平稳,扇动两个弹性的羽翅,时高时低,画出一个比一个大的圈子。当锁呐一齐吹到最高亢的声调,它忽的收敛两只巨大羽翅,向着天际线无声地一头扎下去,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风打响了高粱叶子,哗哗哗,如树涛助澜。在这杂乱的声响中,万家屯陷于一片混乱。

这两天喜鹊出奇的勤快,聚在文冠果树上,“呱,呱”叫个没完没了,盖住了黄雀动听的哨音。笼里的画眉闭锁了两喙,烦躁地跳上跳下。“吱”,黄雀负气地飞起,带走了画眉无奈的嫉妒。任凭主人冯天雄怎么吹着口哨,换来的只是画眉枯燥的扇翅声。

放下装着蛋黄的小碟,冯天雄站在换上绿纱的窗前。满耳的“呱呱”声如廉价的蛙声,听得心烦。“叫,叫,报丧呢!”如果哑吧老爹还在,早知他的心意把鸟轰走了,现在换上的小童,只会在厢房打盹。“童富,耳聋了,快把雀赶走。”

“老爷!”童富出现在台阶上,透着鬼机伶。“老爷!那是喜鹊,报喜的,打得?”

“报啥喜了?天天来给我报……,好啦,好啦,你去灶房给我端杯凉的,这天,出了伏立了秋,还热的不行。”

接连几件事不让人有半点高兴。更令人气忿的,好好一根树杈,要么你就长在那儿,要么你就痛痛快快掉在地上,好么样的,挂在半空晃,想把冯府的风水晃走了不成?外面耍贫嘴的,自然又是冯府长,冯府短。冯天雄渴盼息事宁人,偏偏神树给他出了洋相,这不要他的好看?啥个人事都好解释,都有法摆平,惟独这神事兆应,你摊上了怎么办?跟一根木头评理去?问个明白?哎哟,好兆头,坏兆头,你也爽爽快快给个明示,这挂在上面算是什么个征兆?这不,愣一百个人说一百个样,冯府快淹在吐沫里了。

不管李熙路信不信神,冯天雄硬逼他亲自督工,在神树正南方砌起一丈长的条石供桌。李熙路胆也虚了,几桩事都与他牵连,冯天雄的不满已不加修饰的表现出来。他乖巧,那个“到手的钱袋子”理论经他背的熟着呢,这次他提足精神苛刻要求,青条石砌得棱角分明,平展溜直,严丝合缝。还另请了细工雕出万年青、海墁、回字纹等花样。青石碧绿如玉,色泽湿润,上面米红色石雕五供各高一尺,惹来无数啧啧的赞叹声。“到底是冯府,干啥像啥……”“一方首富,财力不经意地就显山显水,不服不行。”李熙路心里乐了,鼓动冯天雄把冯府的男人都带来祭树。此次冯府祭祀不避人了,特地选了一个吉日,让香客们第一次开了眼界。庄重的摆上供果,清油,点燃红烛和供香磕上九个响头,吟了一章祭文放了一通鞭炮。在弥漫浓烈的火药气味中,冯府的人神采奕奕回到府中,仿佛把晦气抛在了郊荒四野,抛在了香客们热辣喷火的眼中。不过冯天雄是否恢复了自信?李熙路心里没底。

“熙路,过两天去县里逛逛去,憋死我了。度日如年,度日如年啊!”冯天雄把李熙路叫进静心斋。

“大哥,这可是你自己提的,小弟我可没撺掇你噢。”

“喝,你装哪门子蒜,正经的像个人了。灰堆里扒出来的坏种,猪八戒的三外甥儿子的三孙子!哈哈哈……”冯天雄乐了。

“嗳,我说大哥,这回真得说个正经的了。”李熙路没跟着陪笑,“大哥也是二十五六的人啦,该抱儿子啦。这要没个后人,这大的家业传给谁给谁去?”

“嘿,经一事成熟一分,二弟真变了。传给谁?你叫我声爹,就传给你呗!”冯天雄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李熙路微微一笑,偷看冯天雄一眼,“大哥,又糟践小弟了。我这是真替你急,说得可是掏心窝的话。”

冯天雄心里很吃惊,李熙路很少这么一副正经八摆的腔调,今天整个像换了一个人。两人各自倚在躺凳上,闷闷的抽烟,廊外画眉的哨声响了起来。

一想到孩子,冯天雄心烦。冯府已是三代单传,何尝不想生个仨儿俩女热闹热闹。偏偏冯府的妻室怪怪的,财运换不来妻运!那小姨子本想娶进来的,谁知有了肚子,沉不住气抹了脖,据郑开基掐脉怀得是个男胎。唉,这狐狸媚子,比她姐漂亮又野性,如果开初做媒就是这妹妹该有多好,老天爷偏偏不肯顺了你的心。唉,那女人偏要休了姐姐才肯进门,说不能娶了姊妹花,爱哪个不爱哪个一奶同胞的。两下一耽误,肚子大点就大点吧,一看她姐也怀上孕,竟绝了念头,把两条命都搭上,唉,做姐姐的也没留住,又搭上一个孩子,唉,这怪谁呢?冯天雄想到这里一阵绞痛,疼惜那位小姨子。由小姨子又转到巧姐,他唾了一口吐沫。那巧姐,说心里话冯天雄真动了心。还是冯府那句老话:农村闺女身子骨干净,爱生小子。况且巧姐天仙般的容貌,百里挑一的美人,冯天雄狠抽了一口烟,昏昏沉沉任由思忆往回转去。

“大哥,那丫头蛋子真迷人啊,一闭眼,全是她的影子。”李熙路叹了一声。

嘿,真有异床同梦,我们全想到一个人身上了。“二弟,你说说,你们把巧姐弄到屋里的经过。”冯天雄卡断思路,饶有兴趣的问。

“瞎,我是瞎忙一场,只捞了个两眼热闹。”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相关

阅读8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一章)

相关

阅读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九章)

相关

阅读66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九章)

最热

阅读6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章)

最热

阅读48

2小时前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八章)

最热

阅读86

10-1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七章)

最热

阅读5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六章)

最热

阅读7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五章)

最热

阅读4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四章)

最热

阅读8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三章)

最热

阅读5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四十二章)

最热

阅读8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一章)

最热

阅读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四十章)

最热

阅读110

10-1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九章)

最热

阅读9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八章)

最热

阅读11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七章)

最热

阅读99

10-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六章)

最热

阅读96

10-1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五章)

最热

阅读270

09-2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四章)

最热

阅读160

09-28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三章)

最热

阅读18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二章)

最热

阅读18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一章)

最热

阅读19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章)

最热

阅读152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二十九章)

最热

阅读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