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八章)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五十八章

独龙王竖着耳,听听下楼的声音消失了,脸上漾起了笑意,“邵雄,我不要紧,你快坐下,别那么紧张。”

“师傅尽管宽心。下边的弟兄都惦着师傅的身板,想着法儿的找些稀罕玩艺儿让师傅开心。再说年底是师傅大寿日,都忙着在外找寿礼呢。听说,震东那小子已托人去苏杭,说有只会唱歌的镀金鸟,估摸过几天该到了。”邵雄搬过一只圆凳,放在独龙王的右下方欠身坐着。

“邵雄,有句老话,说‘玩物丧志’。今后千万别让他们外出琢磨新鲜东西了。这个东西,带回去立刻毁掉,世界大了,什么都有,但并不都是咱们能消受的。各人有各人的福气,江南是桔,江北是枳,不是咱们该享用的,僭越了反而成了害物。”

独龙王轻舒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邵雄,师傅有一件事,压在心上有日子了。今天讲出来,听听你的主意。我想,那些财宝放在金府,怕是越来越不安全了,是转移出来呢?还是对金源荣怎么地呢……”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邵雄糊涂了。他不明白,师傅怎么会不放心金府了,平日里连个蛛丝马迹他也没注意啊,若有,霍胜早该瞧出来跟自己提个醒啊。

“瞧你,惊讶的。你先别急着说啥,我今晚把所有的想法都倒出来,你好好听听,是不是这个理。”

独龙王微笑地安抚他,缓缓地把自己想进冯府认亲,帮着冯天雄重振家业的一番大计细细叙述了一遍。

难怪师傅这么长时间闷闷不乐。这两件事,无疑重大如山,压在他老人家一人身上,自己却还毫无察觉,替师傅分担一点儿。邵雄羞愧难当,搓着两只大手,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他喏喏地问:“俺师娘同意吗?”他过去曾听师傅说起马师太对认子的态度。

独龙王的脸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抬手一挥,“你师娘毕竟是个妇道人家,见识没有头发长!她认准了一个理,10头牛也拉不动。不让我去认天雄,当然是为儿子着想,可我也是为他着想啊。眼看这浑小子正道不走,家境衰败,非等到他贪赃枉法,家破人亡那载,再搭手救吗,不啥都晚了球了!你说,是疼他,还是害他,真到那时,连黄瓜菜都凉了,还赶趟吗?”

邵雄乖顺地点点头,不敢吭声。他崇敬师傅、疼惜师傅,师傅往昔的遭遇虽说十知四五,已让他同情不已,何况自己是孤儿出身,视师傅为父。他在弟兄面前颇有兄长风范,气盖英雄,在师傅面前却唯唯喏喏,温顺如猫。独龙王人老了,争执的锐气减少,喜欢身边多几个随声附和的人,可天性又不喜欢满嘴跑大车的,这只有崔长喜是个例外,或是溜须献媚的,如霍胜,他就见不得这种说话不透的(其实他是错看了霍胜),风风雨雨几十年过去,惟有邵雄是自己最信赖的。

独龙王呷了一口香茶,紧了一下眉梢,“源荣那儿,近日有啥动静?”话音里裹着躁气。

“前些日子,他和靳昌新带着中亮那小子又去趟眉石山。听中亮传来话,金源荣是选地围块鹿场,说养鹿茸赚钱。”

“放屁!放着地不专心去种,养什么鹿?还有,他们家那小伙子不是刚去过吗?怎么这回他亲自出马了,那山那么招魂?告诉他,好好种他的粮,开他的粮庄、烧锅,不许把心往别地方使。养鹿,我到长白山去办多好,他,就是好好种地,俗话说:千生意,万买卖,不如在家翻地块!这不安分的,到处蹶小蹄子,告诉他,老祖宗会有翻脸的一天。我看若是管不住他,就把花匠老慧的身份暴露了,叫金源荣听老慧支使,还反了他哩!咳,咳……”

邵雄见师傅燥火攻心干咳了几声,起身添水,把茶杯端了过去。

“老慧太老了吧?他那个老寒腿快出不了屋了。”

“那就换人,另给他派一个花匠去。另外账房先生也该换人,过去想得太善,人一大,心眼多了,不能不防。”

问到如何转移财宝,颇费了脑筋。邵雄为人忠厚,嘎点子是转不出来的,除非去问霍胜。

“不行,可不能再给我添乱!你没瞧出,金源荣为啥这样?老二、老三他们怎么我都放心,看出来没有?读过书的和不读书的忠奸就是不一样。‘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为啥?心眼不实诚,和猫一样大奸臣,鬼心眼多。表面上对你哼了,哈了,背地里你根本猜不着他在想什么。你看霍胜了吧,有多少鬼点子?使出来的,咱们看见了,那还有没使出来的呢?逢凶化吉靠上他了,他要对咱们使招呢?哪,你想想,该是凶多?还是吉多了?”

经独龙王这么点拨,邵雄只有点头的份儿。可他心里替霍胜抱着委屈:霍胜和金源荣哪是一类人。一想到霍胜一肚子的墨水,跟着自己成了今天这样子,总觉得对不住他。有时后悔,不该把霍胜裹挟到胡子堆里,当年自己少年气盛,完全不更事唉。

独龙王提出两个办法,一是把财宝转移到他们现在隐居的地方去,现在就能办,只是清河口路程远,隔着几个县,怕太招摇。另一个办法是将来转到冯府。什么时候能实现遥遥无期,要看认亲顺利不,还要避开冯府上上下下的人。最难办的,怎么挖一个像金府那样的地下秘室,又不惹人怀疑。

看来两人都无再好的办法。其实,独龙王心里又生一计,只是无法对邵雄说出。这办法血腥气重,怕伤了大徒弟的心。

“既然冯府背了时,再不拉一把会垮掉,那何不让金府也来个人亡鸟兽散?烧掉金府表面的一部分,或装做胡子拔寨,扫荡一番,借机除掉金源荣,金府自然破败。再派人出面盘买过来,这样名正言顺,一切自然合理地转到自己名下。到时让邵雄帮着天雄经营,自己和马师太养老,这不是天成的妙计?”

想到这儿,他愁眉双展,叮嘱一番如何处理那座欢喜佛,示意自己要歇息了。

“对了,霍胜他们去万家庄怎样了?”

邵雄请了安,退到门口,正要推门出去,听到问话,又转身要回答,楼外突然枪声大作,他本能地直向师傅奔来。师徒两人急向窗口走去,忽见房门大开,霍胜闯进门口,“大哥,外面让黑狗们给围住了。咋办?”

邵雄脸色大变,三步冲过去,粗暴地抓住霍胜肩头,把他摔出门外,边训斥,边与他跑下楼梯。

独龙王的居室,霍胜之流是不能进的,连楼梯都不能上来。听到外面枪声如阵,到处喊着“活捉独龙王”呼声,霍胜心虚了。趁着崔长喜去前厅指挥,要他守住楼口之机,昏了头的爬上来报警。经邵雄一顿怒斥,才又清醒些,冲到前头,钻进了前厅。

居荣堂是中心镇里独一无二的二层建筑,一水的砖瓦结构,一楼只有前后两扇铁皮门,两门一关,万夫莫开。二楼窗户不少,都是凹进去的,远远望去,此楼分明是一座碉台。此刻楼顶平台上,十几个铁桶里噼啪噼啦啪轰响着鞭炮,窗户伸出无数根竹竿,挂着一串串点燃的串鞭,爆竹声夹着惨烈的“胡子来了,快救命”的喊声,淹没了外面稽察队的吼声。震耳欲耷的枪声、鞭炮声混成恐怖的音响,盖住了镇上一切动静,人人躲在家里,像热锅上的蚂蚁。胆大的探出墙头,只见居荣堂那边火光闪烁,人声鼎沸,枪声大作,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哪路的胡子,既不洗镇,又不乱窜,死死围住居荣堂干啥?光见热闹,不见动静。

金源荣焦急万分,接连派人去探听消息,去得人回来报告,外面人喊抓胡子,里面的人也喊抓胡子,说不清是谁抢谁,谁要抓谁,热闹极了。金源荣心里明镜,显然居荣堂固如铁桶,那崔大哈哈诡计多端,又在耍什么脱身把戏呢。

一直僵持到东方吐白,晨风送爽,居荣堂的硝烟渐渐散去。崔大哈哈不顾疲劳,满面春风地把稽察人员迎了进去。任凭队长跳脚大骂,他哈哈哈,哈哈哈,晃着矮人一肩的身子,陀螺似地在队长左右转着,不急不恼,不怒不火。

“哎呀呀,这是咋说的,没月没星的天,啥也瞧不清,哈哈哈,嘿嘿嘿,我只当是独龙王那支狗胡子要来打劫。我心里还直纳闷,有几年没听说独龙王了,不是听说他金盆洗手隐退江湖了?瞧瞧,瞧瞧,这是谁乱嚼舌根,瞎给传讯,一家人打到一起了是不是?哈哈哈,嘿嘿嘿,实在对不住,对不住……其实,我们放鞭炮,那不是吓唬胡子吗?咱这是规矩买卖,哪里敢备枪的,不就放放二踢脚,还不犯王法,嘿嘿,这点儿小意思,请弟兄们压压惊,这个请队长大人海涵,海涵,对不住了……”

崔长喜搅动舌根,把话往轻松里排解,一面从下人手里接过一包一包的纸票,夸张地踮起脚,往队长手里送,还不忘挤眉弄眼,把气氛搞活泼了。

稽察队长心里纳闷,心想,昨夜那动静,楼里至少得有30几个人,现在怎么只剩十三四个伙计站在厅里?他怀疑上了,楼上楼下搜个遍,没有其他的人。不对!收下钱好说,如何回去交差?跟鞭炮打了大半夜,这要传出去,这张脸往哪里去搁?

“暗道?藏身洞?”崔长喜眼珠一转,两只臂膀一挥,两只手紧紧抱在胸前,“有,有啊,瞧我这死脑筋,咱们这种买卖哪能没有个地窖,来,我亲自陪队长下去瞅瞅。”

说着,招呼伙计点上油灯,他捧着一盏,一蹦一蹦来到楼梯口的后侧,用力打开一扇木门,一股霉味的凉气从下面冲了出来。几人下了台阶,举灯一照,里面地方不大,塞满了酒桶。后面的桶上粘满灰尘,显然无人能躲进去。

“这事奇了。”稽察队长人称宋大麻子,一脸愠色,“这不瞎忙乎了?搂草打兔子,到了连个兔影没见着,回去咋交差?”这种人不吃着带肉的骨头绝不会善罢干休的。回到前厅,他不满地对崔长喜说:“崔掌柜,可是说你派人来报信,说独龙王那伙胡子前来打劫居荣堂的,害得我带人从县里赶到镇里救助你们。咋就连个胡子影没见半个,倒像我们肆意扰民来了,这回你得跟我回去把这事抖落清楚了。”

崔长喜暗暗吃惊,这是谁玩得如此阴损?居荣堂从没出过这种事,莫非伙计里有孬种?真是树不保枝,人不保心,人藏其心,不可测度。可是,这些伙计都经过挑选,再说对他本人有啥好处?除非是卧底的,真有卧底,早该知底细,看宋大麻子死缠活缠的样子又不像啊。

“哈哈哈,我说队长大人,嘿嘿嘿,居荣堂的生意是名声在外,肚里落空,一年下来只不过供百姓乐呵乐呵,有个玩耍的场地。那些胡子们不明真相,光瞧着热闹了。来,账房的,把那些索绑的票给宋大队长过过目。您瞧瞧,这是独龙王的,这是黑旋风的,这是过江虎的,他们啊,隔月差旬地就送来帖子,索要钱财。我们是裤腰带勒着脖子过活,习惯这些了,也不知是哪个伙计去报这种谎信,真是罪过,哈哈哈,我说队长,我这里就给您赔不是了。快去给队长和弟兄们备饭,快!”

趁着人员走动,他递上一个布包,宋队长一捏,里面是硬邦邦的大洋,马上换了一个百般无奈的面孔。

“算了,算了,哪有吃饭的工夫,现在县县乡乡各境不宁,不便多耽搁了,早点回去禀命,还有其他公差等着呢。”

崔长喜笑哈哈地送走了稽察队。回过身没事似的吩咐伙计们把里外打扫干净,下午照常开店。布置完他自己倒背着手,蹬着短脚缓缓上楼去了。

伙计们听说自己人中有人报信,个个吓得面如土色,谁不知局子里处罚的规矩?再见掌柜的根本不理会这桩事,还吩咐开店,更加惴惴不安,互相怀着敌意,生怕被哪个冤家对头偷告了诬状,害自己白吃了冤枉。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九章)

相关

阅读380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八章)

相关

阅读333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二章)

相关

阅读0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九章)

最热

阅读1868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三部——金府的秘密(第五十八章)

最热

阅读381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九章)

最热

阅读366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二章)

最热

阅读311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章)

最热

阅读3044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二章)

最热

阅读0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二十章)

最热

阅读3805

08-2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九章)

最热

阅读380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八章)

最热

阅读3339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七章)

最热

阅读3911

07-26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十五章)

最热

阅读324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一部——神树(第三章)

最热

阅读4141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故事梗概

最热

阅读5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