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二部——独龙王(第三十三章)

试听30秒,会员免费听全文

第三十三章

冯天雄长到九岁,天庭饱满,眼大鼻隆,相貌堂堂,人人啧奇。“这孩子,把他父母长相的优点都集中过来了。”

“是啊,不过,少爷太淘气,不爱念书,这点上可不像老爷。”

“,四奶奶她……不姓马吗?冯字又是二马,你想啊,那小马驹能不野吗?嘻嘻!”

“哎哟,亏你想得出来,不怕烂了舌根子的。”

“哎呀,我只是说笑,说那儿了那儿,可不许瞎嚷嚷去哩!”

下人堆里传的这些闲话,冯焕章时有耳闻,他到不恼,那么多张嘴能锁得住吗?只是,令他不快,特别担着心的是,“这天雄,我怎么瞧他有些缺心少肺,徒有一副得脸的尊容。”

“焕章,我不早说了,酒后房事,有时对后代会产生影响,长长,脑补齐了会好的。”郑开基宽解的开导他。“那庄秀天平时不沾酒,那天一顿胡灌,又加进了药,酒顺血脉流通全身。精血精血,精为血凝,那药可能也猛了些,八成使少爷先天中了淤毒伤及大脑,长开了就没事了。”

“谁大喜的日子不喝酒?还少喝了不成?都是你说的他身板好,没沾过娘儿们人干净。哎,可你不想想他爹是个啥种?愚头呆脑,三脚踢不出个屁,能传下好种?”苦果还得自己强咽,冯焕章闷闷不乐。

郑开基一脸苦笑,“我的老兄弟,想开点吧!自从你三十好几抱上了儿子,你还有压力?现在你还怕人家说三道四的吗?好好培养天雄是真的,将来冯府不得传给他?还有别的指望吗?”

“没有选择!”这么一想,冯焕章脸上浮现出神仙见了也会吓一跳的笑容,“哎,好种孬种,现在都得供菩萨似的供着了。过几天是观音大士的成道日,叫淑贞带天雄去圣姑庵进香求个吉利吧。还有神树那儿香火也要上得勤些。”

看着冯天雄一天天长大,马淑贞得到了空前的欣慰。

“瞧瞧,咱们奶奶天天偷着乐,别提有多高兴啦,到底是有了儿子的人。”郑巧儿抓着闲空,和姐妹们聊着,表情好骄傲啊。

“哟,巧儿,你现在也得脸了,瞧满脸光彩,你这套衣裤可不是你自己剪裁的吧?不过,你说的话,我到有些不懂了,太太干么要偷着乐呢?”瓜子脸的李姐醋意十足,装着傻的问。她原是三奶奶的贴身丫头。三奶奶得脸时,她可恃宠撑腰得很呢。三奶奶私奔了,她成了装气篓子,被老爷罚到厨房专门干洗菜淘米的粗活。现在听说与大管事赵星不干不净的,刚换到花房专门给各处送花换花的,人又娇媚了不少。

“呀,李姐,您是何等聪明的人,还非要我把话挑明了?这话要传到那边去,我个做丫头的还有好果子吃?我走啦,看小月来了,咱们不说了。”郑巧儿见小月正往这边过来,丢下姐妹自己匆匆走了。

“古人说:母以子贵。这话还真不假。”李姐看着巧儿摇摇远去的背影,喃喃的说了一句。她这些知识都是从三奶奶的戏文里知道的。

“李姐,啥是母以子的?”洗衣房的小丫头翠儿眨眨眼的问。

“有胆问二奶奶去吧。”见小月快到跟前了,李姐甩下一句也匆匆溜了。

“小月姐,咋不理人呢,这是要找谁去?呀,怎么双眼通红的,哭啦……”翠儿傻傻的问。

“太太病了,已经两天多不吃不喝的,老爷让我去找大管事,可大管事说郑大夫不在镇上,哎,那就不能再另找个大夫?四奶奶病的时候,不就找了好几个大夫吗?大管事不管,我不得不去找老爷去。”

望着小月突然瘦弱的背影,翠儿吐了吐舌头,“得脸的太太,房里的丫头都不一样。”冲着周围俩仨脸上没有表情的姐妹,她感叹了一句。

自从马淑贞生了儿子,杜文仙就不单是眼圈发黑,身体削瘦了,她的眼已成了乌贼眼,无法再黑了,身上瘦成了干皮包骨,无法再瘦了,从此是三天一软,五天一倒,香上得更勤,礼佛时间更长了,硬是没有什么好的转机。

“千万别去对外人说啊!”

一年前她叮嘱小月,把沾着殷红血迹的手帕投入了炉子,她得上了女儿痨。

“奶奶,您就是不能放宽心,想开点多好,您还不是大奶奶?四奶奶还不是要称您一声姐姐。那些东西都是唬弄人的,少爷是府上一根独苗,奶奶,也信这个,真是的。”

小月劝慰着杜文仙,她把从佛堂里找出来的厌胜用的小纸人和针统统扔进了炉子。火光烤红了杜文仙的脸,她已无力斥责小月。“千万别跟人提起啊。哎,做女人的生不出个儿子,自己就更成了下贱的东西。马淑贞比我福气好啊。”她连妒嫉的心气也消散了。

马淑贞得了儿子,在冯府上上下下马上被另眼相看了,连郑巧儿说个话也好使了许多。厨房似乎专为四太太办的,啥时要吃什么,马上就得做,用的都是最时鲜的品料。花房里什么应时的花草,都挑最香最大最鲜亮的送来。连洗衣房,四太太和郑巧儿的衣服都是用进口胰子洗的,带着特别的香味,说是怕有晦气熏坏了孩子。绣花房,隔三差五带着衣料和花样子让马淑贞挑选,捎带着连郑巧儿也能沾光。穿上绣衣房剪裁的衣裤,难怪惹得姐妹们叽叽喳喳的,好不眼热。

马淑贞生了儿子,看着府里人们的各种态度和变化,她才好像懂得了好多事理。

“瞧我笨的,原来啊,我就不明白二奶奶为什么一天到晚哀哀怨怨,放着好日子不顺着心过?原来她是怕我生了儿子,没了她的地位。那些人真是的,说变脸就变脸,听说账房不肯给她支钱买药吃。还听说,她已经有一年没做新衣裳穿了。这些人,真够势利的!你说,我生了天雄想高兴都不敢放在明面上笑,怕人家又去传闲话去伤她的心。巧儿你说,这做人真是里外里的难。细想起来,这些年我在冯府可真够傻的,是不是哩?”

郑巧儿撇撇嘴,作出可爱的怪样,“您现在明白啦,当年我就劝过您,人家在背后嫌咱们土气,是小户人家出来的,处处给闲气受。奶奶,您还记得,花房原来那个姓姚的花把式,往二奶奶房送香水蔷薇,给咱们房里送药菊的事,您瞧,他们多欺负人啊?您不知道,我受得气就更多了,您是菩萨心,啥也不争,给啥用啥,噢,您没忘吧,洗衣房大阴天的,把我的裤子放在背阴里风干,生给沤臭了,还说,还说……”

“算了,那些都过去了。只要天雄好,我怎么的都能忍着,只要天雄他好……”

“老爷也是的,少爷是他的独生子,我瞧着,老爷难得去瞧瞧他呢。还有啊,少爷九岁了,还放在奶妈房里,您就不怕将来母子生分啦?”郑巧儿心直口快,说到畅快时,不走脑的把憋在心里许久时的话直桶桶地端了出来。

马淑贞的脸立刻灰暗了,哀戚的白了巧儿一眼。嘴唇嚅动几下,忽一转眼神换了平静的口气:“说到奶妈,你去看看,估摸少爷午睡该起了,你把他接过来,我真是想他了。”

巧儿的话捅到了痛处。难说冯焕章不喜欢天雄,就这么一个儿子,长相又那么讨人喜欢,他怎么会不爱呢?可是,背过人去,孩子的秘密只有他知我知,唉,到底不是他自己的亲骨血,怎么的也是差了一层。这又怨得谁?我还委屈呢,一生的清白让冯家给活生生的毁了,为的啥?又要替他老冯家传宗接代,又要替他老冯家保全面子,里外里的委屈都要我生吞咽下,还不给好脸子瞧,我……马淑贞想到这些,心给醋泡了一样,伤心至极。她已经不想哭了,背地里流淌过多少泪水,她真感到这种日子够够的了。

“妈妈——”雏燕般稚嫩的嗓音从门口传来,墩墩实实的天雄挣脱巧儿的手,迈着两条藕节似的小腿,往母亲怀里扑来。马淑贞转悲为喜,开心的笑了。儿子,儿子是她现在的一切,其他的,其他的都是短暂的,次要的,只有儿子是她永远的欣慰,“儿子,妈来抱,妈来亲亲……”

“妈,我想你,非常非常的,妈。”

天雄搂紧了母亲的脖子,小嘴贴在耳上。

“妈妈,你真香,真好闻。”小嘴嗅到了母亲的脖梗。

“孩子,你也香呢。”

天雄身上永远散发出浓浓的奶香味,做母亲的陶醉了。

“哎呀,瞧奶奶快跟儿子贴成一个人了。”

郑巧儿抿着嘴笑吟吟地看了好一会儿。

“巧儿,你先带他去见老爷,回来我们母子俩再说话。”

“不,我不想爸爸。”天雄突然噘起小嘴说话了,然后又撒娇地把头伸到母亲的发际里,“妈妈,我喜欢哑巴爷爷,他总给糖吃。还亲我,那胡子扎呢。”

马淑贞的心一抖,“傻孩子,那不是哑巴爷爷,他比你父亲大一些,以后叫大伯,噢。”

“那他头发都花白啦,景姥姥说人老了头发才发白呢,爸爸的头发黑黑的,跟妈妈一样,跟巧姐姐的一样。”天雄的小手摸着母亲的头发,盯住那个闪亮的簪花,娇声娇气的学着大人口气说。

“傻孩子,人跟人不一样,哑巴大伯身体不好,头发就先白了。去吧,先去见爸爸去,他那儿有好多好吃的东西,快去吧。”

天雄不很情愿的拉着巧儿的手走了。“这孩子,小人精的,怎么就会看出焕章不喜欢他?还有那个哑巴,他怎么会贴近天雄的,难道焕章跟他说什么啦?孩子已到了懂事的年纪,这些男人,心里都是咋想的,咋不为孩子将来想想。哎,其实孩子也没说错,那哑巴可不是该叫爷爷吗?这,这都是怎么啦?”马淑贞心里乱成了麻。

大家都在看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七十章)

相关

阅读4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九章)

相关

阅读31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八章)

相关

阅读298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七十章)

最热

阅读475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九章)

最热

阅读313

长篇小说《四季蛮荒》:第四部——尾声(第六十八章)

最热

阅读299

11-04